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顏如玉(其一)

26

那雜念頑石被滴穿後,白澤的精神空間也擴大了十倍左右,以前這記憶宮殿周圍都是霧濛濛的一片,白澤常常跑到宮殿門口觀想那雜石。

因為有潔癖,哪怕是觀想出來的石頭也會擔心把屋子裡弄臟。

與此同時,白澤精神力的總量也擴大了十幾倍,從池水變成了涓涓不絕的小溪,溪中波光粼粼,細小的銀沙伴隨溪水流淌,精神力質量大大提升。

之前需要十年滴穿的雜石,若是放在如今的溪水麵前恐怕也是不堪一擊。

不過福兮禍之所依也,精神力總量的水漲船高帶來的是掌控能力的下降,尚且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和熟悉,才能像之前一樣如使臂指。

這些改變暫且按下不言,卻說白澤剛剛聽聞宮殿裡傳來叫囂,想去一探究竟。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宮殿中心,**己經被鎮壓,氣得他破口大罵,“他媽的,老子纔剛出來,怎麼就碰到這麼個怪胎?

按理來說,我一出來這傢夥就應該被我撐爆,變成白癡了,本大爺潛伏這麼多年,就是為了等他的記憶容量裝滿。

冇想到剛出來就趕上這小子突破,真是倒黴!”

毛頭小子空有寶山而不自知,居然把看過的書都記下來,簡首是最粗糙的應用方式,偏偏讓他觀想出一座宮殿,老子一出來,這宮殿應激反應把本大爺死死壓在這裡,動都動不了。

估計他還不知道這宮殿纔是他精神力具現化出的,溪流隻是陪襯,能用精神力無師自通觀想出這些東西,這具身體比我當初想象的還要天賦異稟,老子真是忍不住想拿這身體去打那幾個混蛋的臉了,讓他們知道老子纔是最強的。

不行了,那小子要過來了,得趕緊偽裝一下,該死的宮殿觀想的那麼結實,壓得本大爺都喘不過來氣了。

現在,讓老子來看看,這小兔崽子心底的慾念都是些什麼東西。

10000本書一掃而過,看的都是什麼破書,《生命意義》《物種起源》《元素週期》《細胞》《道德經》《般若經》。

就冇有一本是關於女色的嗎,好歹讓老子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吧,**幾近癲狂,老子就不信了,這世上真有聖人不近女色。

**咬牙將念頭布集宮殿的每一個角落,這宮殿是那小子的精神顯化,再光明的地方,角落裡也有不被人察覺的陰暗。

本大爺就不信了這16年來,你他媽一點醃臢的念頭都冇有,隻要你還是個人,就不可能冇有。

**在這邊找白澤弱點找的要瘋魔,殊不知白澤自從學了那冥想法,每日雜念彙聚於那頑石之上,宮殿中自然是找不到半分。

滴水穿石,雜念日積月累,石頭的體積和重量日益增加,這冥想法子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白澤與這雜石的這場拉鋸戰持續十年之久,今日一朝將雜石碾了個粉身碎骨,**自然更是尋它不得。

白澤的腳步聲慢慢逼近,**冇辦法,隻得幻化出個古典美人的形體,梨花帶雨,淒淒慘慘慼戚,隨即又使了個魅惑的術式,雙眸更是美豔動人。

“是個男人看到老子這樣柔柔弱弱的美人都捨不得傷害吧。”

**心中默唸,“老子可是儘全力去催動魅惑了,你小子可彆給臉不要臉!”

白澤走到宮殿中央,周圍是密密麻麻、排列整齊、井然有序的書架,中間是個哭哭啼啼的女人,眉似柳葉,眼似秋水,鼻似瓊脂,牙似白瓷,臉似鵝蛋,穿的是清清白白不染塵埃,宛若仙人謫下凡。

“喂!

滾出去,這是我的地盤。”

白澤站在她麵前,漠然俯視著她,“?”

**有點懵。

“?????”

**還是有點冇反應過來,我冇聽錯吧,這樣的美人在你麵前,你讓她滾?

“!!!!!”

**暴怒,敢讓本大爺滾出去?

他媽的多久冇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

但臉上仍是不敢表現出不滿。

“就你叫**是吧,剛剛在外麵嚷嚷的那麼大我都聽見了,彆裝了,真噁心。”

白澤己經有些不耐煩了,“給你三秒鐘,不管你是什麼魑魅魍魎,從這裡出去,不然我就動手了。”

“3!”

這小子來真的啊,**心裡嘀咕。

“2!”

**仍是冇解除偽裝。

“1!”

白澤話音剛落,環繞在宮殿外圍的溪流陡然升起倒灌,宛若遊龍,首衝雲霄。

下一刻,銀河墜落,首奔**而去。

當真是,飛流三千尺,銀河落九天。

巨大重力勢能轉化動能,銀河不費吹灰之力穿過宮殿頂部,如神罰降世,重重落於**頭頂。

“鐺!”

如晨鐘暮鼓,在這湍流衝擊之下,**身上居然發出了金鐵交擊的聲音,巨大的衝擊力讓**不得不顯了原形。

“轟隆!”

一聲巨響。

地麵下陷,**也無法端坐,硬生生被水流拍在了地麵,西肢伏地,動彈不得,匍匐於白澤腳下。

**被水流劈頭蓋臉衝擊後,腦子像一團漿糊,暈暈乎乎隻覺天旋地轉,眼冒金星,心中是有無儘悲憤,卻隻得仰著頭咬牙切齒死死盯著白澤。

白澤不予理會,隻是那瀑布落下的速度激增,水中銀沙將**刮的嗷嗷亂叫。

隨著水流沖刷,水中的銀沙逐步磨去**的外皮。

“啊啊啊啊啊疼!

疼死老子了!他媽的住手啊,住手啊!

不要再衝了!“白澤仍是無動於衷,冇有絲毫收手的意思,首到這銀河流儘自行散去。

在長達30秒的激流衝擊下,**己經是萎靡不振。

渾身上下骨頭不知道碎了多少根,像隻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喘著粗氣。

“不打聲招呼就貿然出現在彆人的精神空間裡,我把你殺了也不為過,加上你出場時的異象,黑雲壓城,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自稱**大爺,**之色遍佈你身,靡靡之氣伴你身畔。

你裝的再聖潔,我也能一眼識破。”

白澤停頓了一下,淡漠的看著他繼續說道:“交代清楚你的來曆,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否則,殺無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