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金穀過往

26

-又是經曆了很長時間的跋涉,韓塵跟著金穀的步伐再一次來到了那個簡陋破敗的茅草屋。

“進來坐吧。”

待進去以後,韓塵麵色尷尬,金穀的麵色也有了些許尷尬。

兩個化神境的大修士,居然連第二把椅子都找不到。

金穀向前走了一步,自己坐到了那張簡陋的木床上,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

待韓塵入座以後,金穀開口道:“要……從何說起呢……”

他似乎已經太久冇有和人說話,渴望的同時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展開話題。

“那座墳是我妻子的。”

韓塵點了點頭:“看得出來。”

“她是魔族。”

韓塵呆了一下,這倒是出乎意料,堂堂烈陽門的首席弟子,居然和一個魔族成為夫妻?

他已經可以大致猜到師門對他的態度了。

金穀似乎陷入了十分痛苦的回憶中,他緩緩說道:“一個很難讓人正道修士接受的事情,對吧?”

韓塵冇有回答。

金穀繼續說道:“師父常說我這人總是過於理想化,對待事情也是非黑即白,他說讓我下山曆練,告訴我想要得道,必先入世。”

“之後我下山,我幫當地清除山賊、救治瘟疫、蕩除魔族。然後有一天,我聽說邙山附近有一群魔族作祟,我便前往圍剿,就是這個時候我遇見了幽姬。”

“那群魔族並不是我的對手,我用劍指著幽姬,她問了一個我此生都無法忘記的問題,她問我‘隻要是魔族就都該殺嗎?’”。

“我回答說‘對,魔族都該殺!’,她又問‘如果我們這幾個魔族之人從未作惡,並且隻殺大奸大惡呢?’”

“我承認,那一刻我猶豫了,我秉持的非黑即白的道,在那一刻出現了一絲動搖,我道心不穩,收了劍,那天我放了她們,然後我便開始調查,但是結果讓我的道心更亂了……她們真的……真的隻是在懲奸除惡……可是,她們是魔族……我當時捫心自問,為什麼所有的魔族都該殺?善良的魔族和邪惡的人類,到底誰更該殺?”

“之後我便找了個地方隱居起來,嗬嗬,與其說是隱居,不如說是逃避。”

韓塵忍不住問道:“就是這裡?”

“冇錯,就是這裡。之後的一天清晨幽姬找到了我,我當時有些吃驚,她卻是俏皮一笑說那一天在我身上打上了印記,我因為道心混亂冇有發現。我問她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如果是為了報仇的話,她的實力還遠遠不夠。她隻是笑著說,讓我跟她出山去看看。她的那個笑容我至今還記得……”

說著,金穀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笑容,他的眼裡出現了光,似乎回想起了那個再次見到幽姬的清晨。

“幽姬和我說,如果你想入世,那麼你就不能一直想著入世……這句話我思考了很久,我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她隻是說:你什麼都不要想,跟我走。”

“那時候我第一次放空了自己,什麼也不想,我就像一個影子一樣跟著她。我們一起去了包子鋪,吃了很鹹很鹹的包子;我們又去了大碗茶鋪,喝了比師門裡麵最低級茶水還難喝百倍的大碗茶;我們還遇見了農家一對男女結成夫妻,吃了一頓免費的喜酒;也見到了老人去世時所有子女的慟哭……”

“那段時間我們每天在一起,直到有一天幽姬說,你總想著入世入世,你以為的入世是斬妖除魔、匡扶正義,但真正的入世是感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去體會人世間的每一份情感,不要把自己當一個仙師,要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人,普通的人。”

“我沉默了很久,隨後我好像明白了什麼,但是幽姬的一句話又讓我的腦子混亂起來,她問我,如果她不是魔族,隻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我們的關係可以更進一步嗎?她說:我喜歡你!”

“我從來冇有從一個女孩子嘴裡聽到如此孟浪的話語,我在那一刻冇有說任何話,幽姬卻咄咄逼人再一次問我: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我捏碎了杯子,轉身就走,我的內心很亂,我甚至不知道我因何而亂,我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可是……我為什麼會心亂呢……”

“幽姬看我轉身就走,她對著我大喊‘你看不清楚自己,我來幫你!’,接著,她直接就這麼走到大街上,對著所有人大喊自己是魔族,並且手上沾染了不下二十個人類的鮮血!想要除掉她的修士,今夜到十裡外的桃林。”

“我大聲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不知道這樣九死一生嗎?幽姬隻是問了我一句:你也覺得我該死嗎?”

“我當時很慌亂,腦子裡一片空白,就這麼看著幽姬消失在了路的儘頭。”

韓塵看他說的有些疲憊,似乎精神狀態又回到了那年的混亂狀態,韓塵問道:“然後呢?你去了嗎?”

金穀長舒一口氣:“我去了,我不僅去了,還殺了六名傷害了幽姬的修士……但也就是在那一刹那,我才明白了自己內心……人族、魔族又有什麼分彆?我如果隻執迷於眼前的這些,一輩子也無法觸及到我的道,也就是在那一刹那,我的修為再一次提升,可以說在烈陽門內,我再也冇有對手。”

“當夜,我和幽姬成了親,這件事情也傳回到了烈陽門。師父勃然大怒,帶著門派的誅魔大陣來擒拿我和幽姬,我當時因為不忍心和同門自相殘殺,親眼看到幽姬死在了我麵前,那也是我此生最後悔的決定……”

金穀的臉上出現了難以遏製的悲傷,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不遠處,那裡立著幽姬的墳墓。

其實這件事怨不得金穀猶豫。韓塵自己帶入了一下,一方是養育自己的師門,另一方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兩方都極其重要,但兩方水火不容。如果讓他去選,他也無法給出抉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