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威遠危機

26

-“紅星鏢局?”秦威的眉頭不覺間皺在了一起,“雖說平日裡有一些恩怨,但我們都是生意上的競爭,冇必要下如此死手吧?”

常孟德沉吟了一秒,歎氣道:“唉,莊主你有所不知,那紅星鏢局最近有大的變化……”

“細說!”

“我也是聽之前的一個老夥計說的,那紅星鏢局好像請了個了不得的幫手,那高手和少當家勾結,已經把紅星鏢局徹底把控住了,而且最近大有吞併其他鏢局的意思。”

秦威滿臉的不可思議,趕忙說道:“那鎮遠鏢局、龍河鏢局,他們不管嗎?他們可是咱們這行的魁首,怎麼能坐視這種事發生呢?”

鎮遠鏢局和龍河鏢局並稱為鏢局雙雄,統領附近幾個城的所有鏢局。

眾所周知鏢局的人往往乾的都是刀頭舔血的生活,解決問題的方式也都是以暴力為主。

而附近幾個城的鏢局因為業務的原因,多少都有摩擦。

這麼多年相安無事,也都多虧了鎮遠鏢局和龍河鏢局壓著。

有這二位在,鏢局圈子就亂不了。

常孟德的眼神黯淡下去:“您有所不知,那鎮遠鏢局和龍河鏢局……那兩位當家已經被殺了。”

“什麼?!咳咳咳咳!路長遠和龍津河死了?!這怎麼可……咳咳咳咳!咳咳咳!”

常孟德的一句話差點將秦威驚的喘不上氣來。

那二位可是遠近聞名的高手,一人使雙手刀,相傳武功已臻化境,可抽刀斷水;另一人一身橫練硬氣功,見石開石,遇刀破刃……可如今都被人殺了?世上還有什麼高手可以殺死這二位?

常孟德壓低了聲音,似乎有些害怕:“我那老夥計說,那紅星鏢局請來的高手,好像不是凡人,是位仙師!說是那路長遠雙刀根本近不了那高手的身,隻被一招就貫穿了身體,根本就看不到那人是怎麼出手的!”

“仙師……”

秦威的雙目一下子變得空洞無神,他跑江湖這麼多年,怎麼會不知道修仙之人和普通人的差距呢?

普通人即便練武到了極限,最多也就相當於煉氣期的修士,在登堂入室的修仙之人麵前也如同螻蟻。

一切都冇有希望了,天要亡我威遠鏢局……

“不過……”常孟德皺著眉頭說道:“莊主,我覺得這其中或許有一線生機。”

“快說!”

“這次出手的那群鏢師中,隻有一個高手,那人比普通人的身體強悍不少,但隻是一身蠻力,我推測他是受到那位仙師指點的人……”

秦威有些不耐煩:“哎呀老常,你講重點。”

“好的莊主,屬下的意思是,紅星鏢局似乎並不很重視咱們,至於他們做的局……憑藉紅星鏢局的實力,他們根本不用大費周章的做這種局。”

“你的意思是?”

“秦檜平!”

秦威並冇有多震驚。

常孟德繼續說道:“秦檜平可能是給紅星鏢局許諾了什麼事情,讓對方幫助他奪取威遠鏢局,而那個計謀也是秦檜平出的,不然紅星鏢局怎麼會知道我們的護送路線?他們已經吞併了鎮遠鏢局和龍河鏢局。應該不屑於調查咱們這麼個小鏢局吧?”

秦威趕忙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咱們隻要把威遠鏢局徹徹底底地交出去,然後就有一線生機可以逃走是嗎?”

常孟德點了點頭。

秦威略一沉吟。

要說捨不得是真捨不得,這威遠鏢局是他一滴血一滴汗地拚出來的,窮儘一生纔有了現在的樣子,現在說放棄就放棄,任誰都會覺得無法接受。

但這些和生命比起來,自然是性命更重要。

“就這樣吧,你收拾一下行李,咱們現在就出發,去明見山莊,說不定還可以碰上阿蘭,到時候咱們一起逃走。”

如此性命攸關的時候,一點都不能猶豫,常孟德也是混江湖的老手,此刻趕緊拿上屋裡值錢的物件,隨便帶了兩件衣物,僅收拾出來一個小包裹,立刻扶上秦威就出了門。

“我的好乾爹,你們這匆匆忙忙的,要去哪裡啊?”

一道陰柔的聲音傳來,雖然口口聲聲尊稱著乾爹,但秦威聽的心中一寒。

秦威趕忙說道:“是阿平啊,我和你常叔有事要出去一趟,鏢局裡麵的事情就先靠你了。”

大家都是跑江湖的,秦威這麼說的意思已經很明顯:鏢局我不要了,你讓我和老常離開。

但秦檜平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並冇有放行的意思。

“我的好乾爹,您操勞了一生,是時候好好歇歇了,以後鏢局的事情我會好好打理,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一片苦心。但您也得給我一個儘孝心的機會不是嗎?聽我的,現在回屋裡麵好好歇息,我還得給您養老送終呢,不然阿蘭會怪我的……”

秦檜平眯了眯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秦威腳下一軟差點摔倒在地。

他知道了秦檜平的想法,他要的不僅僅是威遠鏢局,他還要秦汝蘭,而秦威就是他用來要挾秦汝蘭的籌碼。

“你!你!咳咳咳!我好歹對你有養育之恩,如今家業都給你,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把事情做的這麼絕呢!”

“哈哈哈!”秦檜平殘忍地笑了起來,“養育之恩?我從小到大被你鞭打兩千四百一十六次!捱餓四千三百零一次!罰跪二百三十二次!每一次皮開肉綻、每一次在柴房餓的直打滾、每一次跪到雙腿失去知覺,我對你的恨意都會加深一分!倘若冇有阿蘭,我可能會一直單純的以為你是一個嚴厲的師父,一個嚴厲的父親。但是!但是你對阿蘭的那種柔情我是看在眼裡的!我不瞎!我發誓!這些傷痛我要全都還回去!威遠鏢局是你的,阿蘭也是你的,現在這些我全都要!我要你後半生在悔恨和痛苦中度過,就像我的前半生一樣!”

秦檜平的嚴重偶有淚光閃動,他越說越激動,到最後指著秦威的右手都跟著顫抖起來,可想而知那些經曆對他的傷害有多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