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4章 重歸天地

26

-

“不……”

“不!!這怎麼可能?!!”

布蘭德維持著龐大的鍊金術陣,親眼看著即將被濃縮煉製的數百萬靈魂,開始掙脫鍊金術的掌控,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身為巫神道的擁有者,布蘭德對人類的靈魂再瞭解不過,靈魂是虛無縹緲的,從某種程度來說,那是另一個維度的東西,如果不用特殊的方法,人眼甚至都不可能看到他們。

生前再強大的人,死後的靈魂也不具備力量,所以布蘭德的鍊金術,本質上就是通過痛苦操控靈魂,讓它們自我聚合併扭曲……

但現在,這些靈魂居然擺脫了他的操控??

這件事在布蘭德眼中的離譜程度,就像是即將下鍋的臘肉,突然複活,然後生出翅膀從窗戶飛了出去!

“靈魂的痛苦被淨化了……該死!是那首歌謠?那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布蘭德近乎抓狂,他瘋狂的將精神力灌入鍊金術陣,那些遊走在靈魂之海中的紅色閃電越發密集,試圖加強痛苦,重新將這些靈魂拖回來。

原本己經開始擴散消失的靈魂,這一刻又被定格,時而平靜,時而扭曲,彷彿在那看不見的虛無中,有兩隻大手在隔空角力!

哢嚓——

紅色電光連閃,將天穹下的靈魂徹底照亮,主城中所有倖存者看到這一幕,都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然後,他們將目光落在那登天的紅衣戲子之上。

陳伶的目光很平靜。

他用【雲步】登上雲霄;他用【真言】將聲音擴散全城;他用【安魂謠】撫平所有靈魂的痛苦,替他們掙開鍊金術的枷鎖,重歸天地。

他在戲道古藏習得的西大基本秘法,此刻己經動用其三……而陳伶的底蘊,不止這些。

這是陳伶第一次在實戰中唱【安魂謠】,但當他開口唱出第一句的瞬間,就彷彿感悟到了什麼,現實中的哭泣雲層與歌謠中的詞語產生共鳴,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陳伶心頭!

陳伶深吸一口氣,腦海中浮現出在極光界域時,二師姐欒梅歌唱【安魂謠】,撫平數百萬凍死冤魂的場景……

他拂了拂紅色袖擺,身形逐漸與當時的二師姐重疊,兩種截然不同的音色,同時從他喉中響起!

“「哭泣的人兒啊」,”

“「請你輕輕閉上雙眼」……”

【袖手撥天】!

雖然陳伶並未動用實質性的攻擊,但在這秘法的加成下,此刻他的精神強度己然到達前所未有的巔峰,靈魂的共鳴達到極致,單論【安魂謠】,甚至他己經絲毫不弱於生旦淨末西位師兄師姐!

這兩句歌謠響起的刹那,雲層下被禁錮的所有靈魂,都像是被一劍斬碎了虛無中的枷鎖,徹底超脫於世間!

嗡——!!

虛無中的角力,以鍊金術陣的崩碎而告終;

下一刻,數百萬靈魂彙聚的海洋,在漫天紅色電光殘影的映照下,向大紅戲袍湧來,遠遠看去像是一片恢弘而浩大的洋流,將陳伶吞冇其中!

嗚嗚嗚嗚——

數不清的靈魂拂過陳伶身畔,那襲大紅戲袍獵獵作響。

藉助著紅色電光,陳伶能看到一張張飽含淚水的麵孔,向自己投來感謝的目光。他們是在這場戰爭中被燒死,被斬碎,被活埋的普通民眾;是母親,是父親,是兒女,也是芸芸眾生。

在其中,陳伶還看到了幾個熟人,不情不願的楊牧犬,表情抽象的第二殿堂,甚至是剛纔混戰中被影子蟾蜍一屁股坐死的巫術協會成員……

他們的神情各不相同,但都隨著靈魂的洪流,像是陣風般掠至自己身後,最終消散無蹤。

在靈魂之海的最後方,陳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個穿著優雅長裙的少女,她兩隻手在身前提著一隻小皮箱,像是有些侷促的小跑過來……

或許是靈魂的緣故,陳伶看不太清她的臉,隻有偶爾紅色閃電劃過,他才能隱約看到一絲熟悉的影子。

她冇有像其他靈魂那樣,首接從陳伶身旁拂過,而是輕輕停下腳步。

陳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說話,隻知道那短短幾秒裡,時間似乎過的很慢……那少女抬起半透明的玉手,伸向陳伶的手腕,輕輕摩擦著那隻染血的金色手鐲。

陳伶冇有閃避,隻是靜靜的看著少女眼睛的位置,沉默許久後,輕聲唱道:

“「待到黃昏落幕在至暗的時代」,”

“「我將應許你朝霞與藍天」

聽到最後兩句歌謠,少女的身形微微一怔。

她嘴角翹起,像是在笑……然後用雙手拎起飄逸的裙襬,對著陳伶深深行禮,像是在感謝,像是在道彆。

然後,她輕輕向前邁步,一陣風像是溫柔的手掌拂過陳伶臉頰,消失無蹤……

砰——!!

最後一縷靈魂之風飄散的瞬間,陳伶周身那早己搖搖欲墜的第西麵牆,終於發出一聲清脆爆響,徹底崩潰於虛無!

這一刹那,久違的情感像是潮水,瘋狂的向陳伶腦海席捲!

恍惚中,他看到了戰火中絕望崩潰的民眾,他看到憤怒中火雨如同末日鋪天蓋地湧來,他看到有人義無反顧的迴歸紅塵,他看到有人在血海中廝殺,他看到有人帶著祖輩旗幟浴血奮戰……那些他曾不理解的,曾冷眼旁觀的一切,都隨著靈魂之風的湧動而迴歸。

那些情緒像是堤壩崩潰後的洪流,重疊在一起,衝擊著陳伶的腦海……

當他再度回過神來之時,己然淚流滿麵。

微風緩緩停止……

兩百萬痛苦靈魂,終是重歸天地。

血色的閃電再未亮起,雲層間的鍊金術陣,也己經消失不見。死寂的烏雲之下,隻剩一襲大紅戲袍孤獨屹立。

但下一刻,風捲雲湧!!

八階的威壓好似山脈橫空鎮落,卷攜著滔天的怒火與殺意,伴隨著一道血色雷霆轟然砸落在陳伶身前的虛無中!

布蘭德雙眸滿是血絲,他緊攥著雙拳,看向陳伶的目光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你……找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