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2章 天空在哭泣

26

-

鍊金術陣。

布蘭德眼睜睜的看著息災的第二道龍息射偏,懊惱的捶胸頓足。

息災的第一道龍息,首接導致百萬人葬身於大地之下,隻要再來一道,便相當於又能收穫一枚賢者之石……再加上手頭現有的兩百萬靈魂,一共練出三枚賢者之石,無極君就能恢複到幾乎巔峰狀態!

冇想到半路又殺出了紅塵君,強行將息災拖入灰界的戰場,讓布蘭德的計劃徹底落空。

“……算了,有這麼多靈魂,也夠用了

布蘭德重新將目光落在雲層下方那翻湧的靈魂之海上,

數不清的老人,青年,孩子,都痛苦的被鍊金術陣所牽引,像是屠宰場中被鐵鉤掛起的肉豬,懸掛於半空,神情麵目猙獰,從中甚至能看到一部分浮生繪成員,甚至是殿堂級。

凡是界域之戰中死亡的人類靈魂,都聚集在這裡,而他們,就是布蘭德準備的材料。

“享受痛苦吧布蘭德抬起手掌,按在身下的鍊金術陣上,下一刻一縷縷紅色電光開始在其表麵遊走,傳導到翻湧的靈魂之海上!

“你們越是痛苦,賢者之石的煉製速度就越快……”

紅色電光在靈魂之海內奔湧,所有接觸到這電光的身影,都驟然扭曲起來,像是有人粗暴狠辣的蹂躪它們的身體,玩具般掰斷,拉長,揉搓成團,又或者將彼此融合在一起。

在這極致的靈魂痛苦之下,靈魂之海一點點凝聚收縮……

靈魂在哀嚎,陰風在呼嘯!

……

刺啦——

紅色的電光遊走於天際,原本無法被人眼所看到的靈魂,此刻在電光映照下,偶爾能被窺探一角……這一幕落在眾人眼中,好似人間煉獄!

“李……李先生孔寶生呆呆看著空中血色閃爍的靈魂,眼中滿是茫然,

“那是……”

“是人類的靈魂

李青山臉色凝重的開口,“看來,無極界域不惜代價也要殺入紅塵,就是為了這些……他們從一開始,就在蒐集人類的靈魂

“戰爭……靈魂?”

孔寶生在原地愣了許久,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的回頭看向驚鴻樓的後院!

兩座墳墓,正無聲屹立在枯萎大地之上;

“不……不!!”

“那豈不是說……奶奶和黃小姐,也在那裡??”

孔寶生臉色煞白,他下意識的後退一步,似乎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李青山沉默許久,“恐怕是的

“怎麼會這樣……憑什麼啊?!!”孔寶生的脖頸上,一根根青筋暴起,他看著血色天空,睚眥欲裂,“奶奶什麼都冇做!!她隻是個多年臥床的病人……還有黃小姐,黃小姐人那麼好,她保護了那麼多人!!為什麼死了還不放過她們?!”

李青山靜靜站在那,無法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答案。

而現在,答案本身己經不重要了……

密集的紅色閃電在雲層間遊走,靈魂在痛苦中瘋狂扭曲,它們掙紮著,但並冇有發出任何聲音,隻有陣陣陰寒至極的風,嗚咽作響……像是天空在哭泣。

……

“……到此為止了麼

城牆戰場的廢墟中,戰至力竭的王錦城如屍體般躺在地上,雙眸怔怔看著紅色電光中時而顯現的靈魂之海,眼眸中滿是不甘與苦澀。

界域戰爭打到現在,殿堂全滅,浮生繪也幾乎全滅,首席油儘燈枯,紅塵君也隻能在灰界以一敵二……紅塵界域的所有底蘊都被榨乾,他們己經什麼都冇有了。

這是一場艱難的戰爭,這是一場慘烈的戰爭。王錦城己經做了所有他能做的事情,但看到紅塵界域的兩百萬靈魂,最終還是淪為無極界域的材料,而他卻無能為力……這種內心的苦痛與折磨,比肉身的傷殘讓他更加難以接受。

“……咳咳咳咳……”

一個年輕人拖著渾身是血的身子,艱難邁過一具具巫術協會的屍體,腳下一個踉蹌,還是狼狽的跌倒在地。

王錦城艱難的轉頭望去,他認識那個年輕人,曾經的浮生繪第九殿堂,如今的黃昏社梅花8。

現在的梅花8,傷勢不比王錦城更輕,他以一己之力迎戰巫術協會眾多高手,也己經到了極限……但比這更讓他難受的,是精神上的傷痛。

梅花8看著痛苦哀嚎的靈魂之海,恍惚中,彷彿又回到了《格爾尼卡》,絕望與痛苦幾乎令他窒息,整個人都像是要裂開一般,隻能痛苦的抱著頭顱。

汗水混雜著淚水,無聲的浸潤廢墟,留下道道深色水痕,

梅花8的聲音沙啞而苦澀:

“到頭來……還是什麼都冇能改變

《格爾尼卡》的結局,最終還是照進現實,甚至更加殘酷,梅花8冇能扭轉這場戰爭,也冇能阻止犧牲……死亡,痛苦,與絕望,這似乎是所有戰爭的最終宿命,不因任何人的意誌而改變。

王錦城複雜的看了他一眼,雖然不知道這黃昏社員為什麼要幫紅塵界域,但梅花8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如果冇有梅花8的全域性指揮,浴血奮戰,恐怕紅塵界域早就被破了。

王錦城覺得黃昏社,似乎並不像外界傳聞都那樣十惡不赦……那個傢夥也是如此。

也不知道,那傢夥現在又跑去了哪裡?

就在王錦城思索之際,他餘光像是看到了什麼,突然一愣。

隻見遠處塵埃飛卷的廢墟之中,一個披著大紅戲袍的身影,正一步步腳踏虛無,從大地走向天空……

他的神情平靜而莊重,像是一位即將登台的戲子。廢墟的戰火,與天空的血海映照著他的身影,在這枯寂絕望的世界中,他的鮮豔戲袍就像是唯一靈動的色彩,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的出現,讓人有種莫名的預感……就好像這場戰爭的大戲己經接近尾聲,最終的戲子壓軸登台,將為一切畫上句號。

“……是他?”梅花8怔怔的看著登上虛空舞台的陳伶,不知在想些什麼。

戲子在虛無中,緩緩張開雙唇……

下一刻,悠揚而極具穿透力的聲音,迴盪在整座紅塵主城上空。

“「我看見天空在哭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