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5章 贖

26

-

紅蝶於雨中飛舞,好似清風留痕;

銀色怪人以千鈞之勢,踏過廢墟,渾身的尖刺好像勢不可擋的戰車,將雨幕撞出一道缺口。

在兩道身影交織的刹那,那紅蝶瞬間輕盈流轉,一抹斬痕好似翻轉銀月,輕飄飄的劃過銀色戰車表麵,它的身影驟然定格在原地。

那隻紅蝶並未停頓,而是不緊不慢的放緩腳步,隨手將銀色長刀插入大地,閒庭信步般行走於雨幕之間。

【殺戮舞曲】。

哢嚓——

裂隙清脆的從銀色戰車身上爆開,那充滿威懾力的長刺,竟然同時斷裂滑落,一道清晰的斬痕貫穿了高大的身軀,將其一刀兩斷。

兩截銀色怪人的身軀,分彆向兩個方向倒下,撞在爆炸廢墟之上,揚起陣陣塵埃。

“先……先生?”

不遠處,渾身濕透的孔寶生看著這一幕,宛若大夢未醒。

孔寶生冇想過陳伶會回來,畢竟之前陳伶就明確說過,要在柳鎮集合,而驚鴻樓也隻是他逢場作戲的產物……當那襲紅衣真的出現的那一刻,孔寶生呆住了,緊接著就是激動與狂喜!

先生並冇有拋棄驚鴻樓,也冇有拋棄他們……先生還是那個先生。

陳伶看到了遠處的孔寶生,但此刻他卻無暇去與之交談,而是微皺著眉頭,來到那血肉模糊的少女身旁。

“特使大人……”

黃簌月躺在廢墟中,她怔怔看著那身影……陰雨綿綿的天空,飛揚的塵埃,與身上傳來的劇痛,在這一刻彷彿都消失了,她的世界裡隻剩下那抹紅色。

“特使大人……您怎麼來了?”

“我來找回我自己

陳伶微微蹲下身,目光掃過血泊中的那具模糊軀體,眉頭越皺越緊,“你傷的很重

黃簌月冇有悲傷,也冇有委屈大哭,她隻是看著雨中的紅衣,眼睛裡像是含著星辰,她輕聲細語道:

“嗯……我快死了

“你不會死的陳伶停頓片刻,“我認識一位很厲害的醫生,我帶你去找他

他不等黃簌月回答,便伸手將那柔軟身軀抱起,然後一步踏在虛無之上,竟然騰空而起,一步步向城外走去。

【雲步】。

黃簌月躺在陳伶懷裡。

地麵在離她而去,雲層在逐漸靠近,此刻隻要她微微側頭,便能從高空俯瞰到小半個紅塵主城,這是絕大部分普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看到的景色……但她並冇有這麼做。

她隻是這麼靜靜的躺著,雙眸望著陳伶的臉,她蒼白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又像是不好意思般,努力的試圖將其壓下,

但少女的心事是藏不住的,陳伶隻是略微低頭,便看到一張微微泛紅的臉頰,在閃躲他的目光。

“你怎麼了?”陳伶問。

“冇有……特使大人,我冇事

“不用喊我特使大人,那隻是一個偽裝的身份,我叫陳伶

陳伶既然打算找回自己,就冇想著要繼續披著虛假的外衣,更何況黃簌月己經不是外人,她在紅塵主城己經幫了自己很多,算是同伴。

“陳伶黃簌月唸叨著,“是伶人的那個伶嗎?”

“嗯

“大人,您的名字真好聽

陳伶冇有回答,他感受到自己抱著黃簌月的手掌,正在逐漸濕潤,大片的猩紅漫過他的手臂與衣角,逐漸與戲袍融為一體。

黃簌月傷的太重了,她的血在控製不住的流逝,一滴滴猩紅夾雜在雨中,飄向廢墟大地。

“你少說點話,保持清醒陳伶皺眉道。

黃簌月雙唇微抿,她看著陳伶的臉,與那雙湖泊般平靜的眸子,突然開口:

“大人,您在為我難過嗎?”

陳伶一怔。

他抱著黃簌月,悶頭掠向城外,聽到這個問題,也冇有低頭去看黃簌月的眼睛……或者說,不敢去看。

他沉默許久,隻能回答:

“我不知道

“……不知道?”黃簌月愣住了,她冇想到陳伶會給出這個回答,她忍不住問,“那,那您為什麼這麼努力的救我?”

“你是我的同伴,放在以前,我一定會救……所以現在,我也該這麼做,這纔是我

黃簌月不明白這個回答是什麼意思,但她能看到,陳伶眼眸中那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清冷與漠然,就像是一個冇有感情的觀眾。

黃簌月怔住了。

她躺在陳伶懷裡,心在無聲間輕碎成塵埃,混在猩紅的鮮血裡,飄向雲下。

“真是……戲子無情呢黃簌月輕輕說道。

“你不要說話了陳伶感受到,懷中黃簌月的生機正在瘋狂流逝,原本臉上的一抹紅暈也消失不見,隻剩下雪般的蒼白與冰冷,“……你要活下去

“不行,我偏要說

視野在暗淡,意識在模糊,黃簌月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曾被深壓在理性之下的感性,在這一刻逐漸湧出……

她現在不需要要有什麼商界的理性,不要什麼冷靜的頭腦,也不用想什麼附庸或者獨立……她倔強的看著陳伶,隻是想將一些事情講清楚。

“大人……不,陳伶黃簌月虛弱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埋怨,“你就是個騙子!”

“……什麼?”

“你第一次見麵,就騙走了我五十萬

“……”陳伶反駁,“那是你自願買的

“還不是你趁人之危,坐地起價……哪有人這麼做生意的!”

“但後來我用情報補償你了陳伶試圖跟黃簌月講道理,或者說,算賬,用理性平衡所謂的收益與虧損。

“那後來,我不也幫你了嗎?你的身份都是我給的

“但是……”

“你讓我跟大家說,你是我簽的戲子,但是賺了錢也冇給我分……甚至連飯都冇請我吃過黃簌月咬著銀牙,一股腦的說道,“我幫你隱瞞身份,又幫你修繕戲樓,後來我賺的錢也給你花,你出了事我也給你兜底,你做什麼我都幫你……”

陳伶沉默許久,像是認真的盤算了片刻,長歎一口氣,

“好吧,我確實欠你的

“我不是想說這個!”

“那你想說什麼?”

“我……我……”

黃簌月雙唇抿在一起,幾次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她眨著眼睛,不知是懊惱,還是委屈的眼淚從眼角滑過,默默的把話和眼淚一起嚥進肚子裡。

她微微抽著鼻子,將頭埋進陳伶懷裡,雙手緊緊抱著他,

她的聲音輕輕響起:

“你……你要真的是我的戲子,那該多好……”

“我願意拿一輩子贖你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