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七百七九章 波斯海戰

26

-

門衛嘲諷完畢,他戀戀不捨地收住話頭,然後轉向朱由校說:“既然要送禮,那就得分個三六九等,給員外郎的和給主事的,可是大不相同啊!對了,你們送禮是為了什麼事?是想求個官位呢,還是想解決難題?”

吏部!

掌控天下官員的升遷貶謫!

求官的好去處!

也是花錢消災的好地方!

在這裡,官員的臉麵最大,做起事情來效率很高!

當然,花費也不會少!

“想求個官位!”

“花錢?”

“嗯。”

“要花多少?”

“一百兩!”

“滾!”

門衛臉色一變,凶巴巴地說:“就憑你們這些窮酸貨,這點銀子連這大門都進不去,還想求官,我看你這輩子彆想了!”

主子受辱,臣子憤怒!

大管家伸出蘭花指,對準了門衛的關鍵部位!

指揮使大人低下頭,眼中殺意閃爍!

“小兄弟你覺得,進這個大門需要多少銀子?”

朱由校笑著,冇有絲毫生氣,輕鬆又自然,非常和氣地問。

“一千兩銀子!”

門衛踏著台階,高高在上,不屑地說:“就算是求個普通的九品官,也要一萬兩銀子,你們有嗎?”

“有!”

朱由校點點頭,對大管家笑道:“拿出十萬兩銀票,我想求個高官!”

十萬兩!

噗嗤!

門衛笑了,嘲笑和冷漠充斥其中!

吏部的大門!

可不是隨便能進的!

吏部的門衛!

也不是隨便能招惹的!

老話說得好,“宰相門前七品官”!

吏部門口的門衛,就算比不上宰相門前的,也差不了多少!

“再敢胡說八道,大爺我就叫刑部的人來,把你們全扔進死牢裡!”

門衛的笑容漸漸消失,半威脅半強迫地說:“快滾,彆礙眼!”

“十萬兩在這!”

大管家強忍怒火,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從袖子裡抽出一張薄薄的銀票遞過去。

“真的有?”

門衛瞪大眼睛,接過銀票對著太陽照了照,瞬間臉色就變了,諂媚地說:“不知您想求的是什麼官?要見的是哪位大人?”

能在吏部當門衛,不可能是傻子!

尤其是看到十萬兩銀票後,門衛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擋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不過,門衛心裡並不太擔心。

這種人物註定非凡,不會跟自己這種小人物計較,大不了就當放了個屁!

小心翼翼地將銀票遞給大管家,門衛不敢再搓著手索賄,低眉順眼地站在原地。

“小兄弟你看,這十萬兩銀子,能求到什麼官?”

“擔當不起這樣的稱呼,敢問爺想要什麼樣的官,是掌握實權的?還是清高的?還是前途光明的?”

“嗯?冇有軍職嗎?”

“哎呀,爺問到點子上了,軍職過段時間就不歸吏部管了,如果想塞人進去,職位不高不說,花的銀子還多,那些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莽夫,怎麼能比得上高貴的文官更實惠呢!”

“也是,那麼在文官中,這十萬兩能換來什麼?”

“如果是實權文職,可能隻能做個正七品知縣,稍微活動一下,可以去江南等富裕縣當幾年官,找個機會調進京城,以後的前途自然無可限量!”

“如果是清高的文職,無非就是府學政、主考,朝廷官員緊缺,將來肯定是讀書人的天下,提前桃李滿天下,好處不言而喻!”

“如果是前途光明的,不妨效仿山西鎮撫孫傳庭、山西副史史可法,挑選一些有潛力、有前途的府縣擔任主官,乾一番大事業後,平步青雲、飛黃騰達都覺得微不足道!”

門衛見識廣博,也聽說過部裡高官們的閒言碎語,照本宣科說:“這三者哪個更好,還真不好比較,爺您可以根據自己的實力和家世背景來判斷!當知縣,無非是平穩升遷,但這種對家世要求很嚴格,不是家財萬貫,不是朝中有後台,要慎重選擇!當學政、主考,主要是一雙好眼力,從珍珠中挑珍珠不是本事,更要從瓦礫中挑明珠,這樣纔會讓學子們稱讚,讓他們感恩,未來可期!當一地主官,自身能力必須超凡脫俗,必須有信心能媲美先賢,才能做出大事,取得大成就,家世背景等等,相比之下就顯得次要了!說了這麼多,小人多嘴了,爺,您到底要找哪位府內的大官?”

“我要找吏部尚書周嘉謨!”

“呃……”

門衛諂媚的表情凝固了!

“爺,請您再說一遍找誰?”

“吏部尚書周嘉謨!”

朱由校依舊微笑,指著門後匆匆走來的人影說:“看來不用小兄弟你去找了,人來了!”

雜亂無章的腳步聲!

彷彿催命的喪鐘聲!

門衛努力扭動僵硬的脖子,看到了熟悉而尊貴的身影,頓時眼前一黑!

這時候,用屁股想想也知道,出事了!

眼前的這位“爺”,或許確實來找人冇錯,但絕不是為了求官而來!

想到剛纔多嘴說的話,不難猜出大禍臨頭!

“吏部禮數不周,還請陛下恕罪!”

周尚書是個實乾家,說話很少廢話,快步走到天子麵前,跪地迎接。

“微臣等參見陛下!”

吏部的大員紛紛跪地,參見皇帝!

撲通!

門衛暈過去了!

剛纔的話,句句變成了奪命的刀!

死定了!

“周嘉謨!”

“臣在!”

“我想問一下,這些天下的官員,是屬於我們大明的,還是你們吏部的?”

“陛下,這天下的官員,包括吏部的官員,都屬於我們大明!”

“說得不錯!”

朱由校鼓掌稱讚,臉上的笑容慢慢褪去,緊接著流露出無儘的威嚴,冷冷地說:“那我想問問,這個吏部,是怎麼讓一個平民百姓瞬間變成我們大明的七品知縣、四品知府,甚至三品學政的!”

“先通過童試成為童生,再通過院試成為秀才,接著鄉試成為舉人,然後會試成為進士,最後殿試登科及第!

之後或是進入翰林院,或是擔任地方官,數十載在官場沉浮,為國效勞!

但也可能止步於七品知縣,止步於四品知府,止步於三品學政!”

周部長是個心思敏捷的人,結合總管的怒目、守衛的暈厥,以及陛下的問題,很容易猜出在這華麗的吏部大門前可能發生什麼!

但是,腳踏實地做事的人絕不會掩蓋缺點和弊端,有人指出或強製改正,對他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事!

“我來告訴你們!”

朱由校目光犀利,掃視了一遍跪在地上的吏部官員,指著倒地的守衛,微笑著說:“所謂的十年寒窗苦讀,所謂的數十年官場沉浮,都不如十萬兩銀子來得實在!

冇想到啊,之前清理官場殺了那麼多人,竟然還漏掉了你們這些國家的蛀蟲!

就是這吏部門前的小守衛,也敢公開買賣官職,低至九品千兩,高至三品十萬兩!

我這才知道,朝廷的官位這麼廉價,讀書人幾十年的辛勞,抵不上一張薄薄的‘紙’!

真是可笑!簡直可笑!

我曾經讀過《漢史》,每當讀到桓靈二帝在西園大肆賣官鬻爵,以至於毀掉了鼎盛時期的漢庭時,

悲哀啊!痛心啊!

冇料到,在我腳下,在我官府門前,居然有人把官位明碼標價!

進入吏部大門也要上千兩銀子!

連最後一點顏麵也不要了!

周嘉謨!

你是漢庭十常侍的‘張讓’,還是‘趙忠’!

有多大本事,想矇蔽我的雙眼,想堵住我的耳朵,想把我玩弄於股掌之間?

跪下吧!

跪下吧!

都給我跪下!

什麼時候這吏部台階碎了,什麼時候這吏部官員才能站起來!”

朱由校轉身離去!

總管緊跟其後!

百名衛兵依然警戒著!

“嘿,呸!”

指揮使大人怒氣難消,落在最後,對著吏部官員吐了一口唾沫!

“臣等死罪!”

以周部長為首,數十位吏部官員跪在門前台階前叩頭,口中喊著“死罪”!

夕陽西下!

六部官員紛紛下班,不少官員路過吏部大門,然後匆忙返回!

漸漸地,冇有人敢走吏部門前的那條街了!

跪在最前麵的是六部之首的周嘉謨周部長大人!

被譽為:最有希望明年入閣拜相的人!

誰敢接受“宰相”的一跪!

......

夜幕降臨!

內閣!

門前熱鬨非凡!

除了吏部官員,六部的大員都聚集在這裡!

雪花飄落!

寒風凜冽!

上百人卻毫不在意,默默抬頭望著埋頭疾書的兩人身影!

心裡雖然有千言萬語,卻遲遲不敢開口打擾!

雪下得急!

砸在臉上!

疼!

就在將近一百個“雪人”即將形成之際,中書舍人走出內閣,大聲宣佈:“最近國家政務繁忙,首輔大人和次輔大人都無暇他顧,各位請回!”

寥寥幾句話!

重重敲擊在百官心上!

打得許多官員眼前直冒金星!

當然,這不是真正的原因!

長時間站立不動!

體質差一點的、年老體弱的!

在這寒風中又吹了一會兒!

不眼冒金星纔怪呢!

“徐舍人,戶部有急事,需要見首輔大人,請通報一聲!”

戶部尚書李起元,李部長首先走上前,用更委婉的方式,想要進內閣!

“徐舍人,刑部也有急事,需要見次輔大人,請通報一聲!”

刑部尚書王紀,王部長與他並肩站立,行禮後表明立場!

“徐舍人,工部(兵部)(禮部)同樣有急事,想見首輔大人,請通報一聲!”

工部尚書朱燮元、兵部尚書張問達、禮部尚書徐光啟三大部長聯袂上前!

五大部長並肩站立,顯然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輔國大人有令,各位請回!”

徐舍人回頭看了一眼燭光下的人影,咬咬牙,再次請百官回去!

“戶部有急事,請首輔大人一見!”

李部長不再為難中書舍人,突然提高了八度音量,底氣十足地喊道!

“工部有急事,請次輔大人一見!”

“刑部有急事,請次輔大人一見!”

“兵部有急事,請首輔大人一見!”

“禮部有急事,請首輔大人一見!”

聲音響亮,在寂靜的雪夜裡傳得很遠,足以讓兩位輔國大人聽見!

無動於衷!

兩個人影毫無動靜!

無疑代表了他們的立場和態度!

許久,

“走吧,去皇宮!”

李部長失望地歎了口氣,轉身上了轎子!

“去皇宮!”

人散!

聲消!

“進卿,我們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次輔大人抬起頭,看著空蕩蕩的門前,似乎有些迷茫!

內閣!

是百官之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