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火箭突襲

26

-

葉幼軒被眾人圍著,他離不開,但眾人也不敢靠近。

“若卿,這是怎麼了?”杜若陵看著站在中間的人,總感覺他的狀態不對勁。

杜若卿看著葉幼軒冇有回覆,神色中滿是焦急。

而此時的墨一與墨七兩人看著那越來越濃烈的死氣也急的團團轉,他們是靈體,對與鬼魅這方麵的還可以,但若是操控他人身體是萬萬不能的,還有他們是鬼妖,若現在在靠近葉幼軒的話,隻能給他帶來傷害。

現在的葉靈與嚕嚕大人因為給葉幼軒修複破損的魂魄,靈力耗儘正在沉睡,而林墨言則回到冥界拿孟婆湯,洗去葉幼軒那殘破的回憶,也不在身邊。

不知站了多久,葉幼軒已經是恍恍惚惚,彷彿下一秒就要暈倒在地。

他彷徨的看著四周,儘是一些他不認識的人,因為女鬼的厲氣,導致他的記憶混亂。眼前浮現的一幕幕,殺人、分屍、惡鬼、所有的一切讓他痛苦不堪。

葉幼軒痛苦的搖著頭,看著眼前的人,眼中儘是悲涼。

“墨言……嚕嚕……你們在哪裡?墨言……嚕嚕……”

這些人都不是他認識的,他好害怕。

指尖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蒼白的唇瓣緊緊地抿在一起,眼底閃現一絲瘋狂的絕望,木簪的尖端刺破了他的肌膚,鮮紅的血液順著脖子流下染紅了衣領。

“老大……”傅懷南大喊,衝上前去阻止。

卻被葉幼軒側身躲過,他滿臉厲氣的看著傅懷南,最終當胸一腳,將傅懷南踢飛出去……

“老大……醒醒……”

被葉幼軒踢飛右角落的傅懷南彷彿冇有痛覺似的再次爬起,踉踉蹌蹌的再次走到葉幼軒的身邊。

聽到呼喚,葉幼軒恍惚,看著嘴角流著血的男生,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抬手用儘全力的刺下去。

“啊”

這一刻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封喻安從葉幼軒的側邊衝出,一把將他摟在懷裡,接住了即將刺入脖子的木簪,鋒利的簪子直插在封喻安的手心,頓時鮮血直流,可他都卻不敢鬆開手中的木簪,害怕葉幼軒再次傷害。

葉幼軒彷彿被這一幕嚇到似的,呆愣在原地,封喻安趁此將木簪搶過扔了老遠。

眾人見狀,連忙上前,封喻安抱著怔住的葉幼軒輕聲安撫。

就在眾人以為葉幼軒好了的時候,葉幼軒突然像是受了什麼巨大的痛苦似的,開始劇烈的顫抖。

“痛……痛……好痛……”

封喻安抱著葉幼軒不知所措。

“軒兒……你那裡痛?”在這種情況中誰都冇有注意到封喻安稱呼。

葉幼軒昏迷著,隻知道一個勁的說痛,氣息越來越微弱。

封喻安見此也不再猶豫,抱起葉幼軒往停車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人出聲製止了他。

“放開他,把他給我。”

封喻安抬眼望去,是上次跟在葉幼軒身後的那個黑衣男孩。

林墨言看著渾身散發著紫氣的封喻安,走上前想要從他的杯中將葉幼軒接過來,可封喻安卻側身閃開。

“他現在需要去醫院,我要帶他走。”

說完就要側身錯過林墨言出去。卻被林墨言擋住。

“他不需要,謝謝,麻煩把他給我。”

說著上手搶起了葉幼軒,封喻安不給,兩人就這麼僵持著。

昏迷中的葉幼軒像是知道了林墨言的到來,微弱的睜開雙眼

“墨言……墨言,你來了”

說著費力的抬起手想要拉住林墨言。林墨言拉著葉幼軒將他從封喻安的懷中抱了過來,這次毫無阻力。

“阿軒,墨言來了,不會丟下你了,放心睡吧”

林墨音邊說邊抱著葉幼軒上了樓,傅懷南又是踉踉蹌蹌的跟在身後。

封喻安看著空蕩蕩的懷中,眼神冰冷,他看著抱著葉幼軒上樓的林墨言,眼中充滿殺意,而林墨言像是感覺到這股殺氣,轉頭望著封喻安,眼中也滿是死氣,一秒兩秒……身後的傅懷南催促著,纔沒有讓兩人開一場大眼瞪小眼。

看著消失在轉角的幾人,封喻安轉身離開。

幾位好友見狀也連忙跟上。

“喻安,你冇事吧”

“喻安,等等彆走那麼快……”

看著漸漸遠去的背影,杜若卿也不再管他們,他回過身叮囑著曾利,也趕去了樓上。

林墨言將葉幼軒輕輕的放在床上,靜坐在旁,他伸出手,一束墨綠色的光芒映入葉幼軒的眉心,墨一與墨七從旁協助。

傅懷南與後趕來的杜若卿守在門外,低頭不語。他們不知道林墨言在裡麵做些什麼,但他們知道林墨言不會傷害葉幼軒的。

“發生了什麼?我不是讓你們護著他嗎。”

林墨言收回手,看著沉睡下來的人,這纔開口問。

墨一兩人立馬右手握成拳,撫上胸口,低頭單膝跪地。

“回大人的話,剛纔有惡鬼闖入,我與墨七驅趕惡鬼,冇想到還是讓公子被鬼氣所迷惑,導致他精神崩潰。屬下該死,請大人責罰。”

聞此林墨言看向葉幼軒的神色更加複雜。

“罷了,你們先下去吧!以後斷不可再離開他半步。”

林墨言揮揮手讓墨一他們離開。

林墨言輕拭去葉幼軒眼角的淚水,想著前些日子回冥界時,冥王給他看的東西,不由地一陣心痛

“阿軒,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該怎麼辦呀。”

門外的兩人等了許久也不見有人出來,不由的心急如焚,傅懷南正想敲門進去,門卻從裡麵打開了。

“墨言,怎麼樣了,老大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

林墨言說著側過身去,讓兩人將葉幼軒的情況儘收眼底。

看著睡著的葉幼軒兩人這才放下心來,傅懷南鬆了一口氣,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看著已經包紮好的傷口,紅了眼眶。

“之前宋哥不是都說了老大好多了嗎?不是說再過不久他就可以不用吃藥了嗎,這次怎麼又成這樣了。”

林墨言兩人都冇有回答他的話,杜若卿站在床尾,看著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葉幼軒,從心底升起一股無力感。

看著兩人林墨言也不知該怎麼安慰,仨人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守在葉幼軒的身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