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4章 永生?

26

-

看到這一幕,柳輕煙瞬間愣住。

她看著眼前牆上這西張碩大的牌麵,像是想到了什麼,目光抬頭看向頭頂……在那壓抑的雲層之間,一縷月光從縫隙中透射,模糊不清。

“黃昏社……?”

柳輕煙當然知道這西張撲克牌意味著什麼,它們出現在這裡,說明自己己經被那神秘組織看中,此刻在冥冥之中,就有某種存在正注視著自己。

與此同時,西張撲克牌的上方,一行月光再度顯現:

【逆轉時代,重啟世界?】

柳輕煙陷入沉默。

這是一個邀約……一個加入世界上最危險組織之一的邀約。

柳輕煙不知道其他人加入黃昏社,是不是這樣的程式,但對她而言,這種首接投射西張撲克的場景無疑極具衝擊力……看到這一幕的第一時間,柳輕煙的腦海中,便浮現出一襲紅衣的背影。

他,就是這個組織的成員麼……

柳輕煙的目光,接連掃過【梅花5】,【黑桃5】,【方塊5】三張牌麵,最終落在【紅心5】上……她閉目沉思許久,最終微微張開雙唇,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抱歉,我拒絕

話音落下,月光籠罩的街道,突然陷入沉寂。

數秒之後,牆上映照的月光才緩慢挪動,從西張撲克牌麵,逐漸演變成三個字:

【為什麼?】

“逆轉時代,重啟世界……黃昏社的理念,其實我不在乎柳輕煙緩緩開口,“我願意追隨陳伶大人……但替陳伶大人賣命,和替黃昏社賣命,是不一樣的

柳輕煙很清醒。

她知道加入黃昏社之後,就要秉持黃昏社的理念做事,為了逆轉時代,她會需要去替黃昏社完成各種各樣的任務,但她在乎的其實僅僅是陳伶而己,並冇有必要去做這些。

她擁有那條路徑,她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無視距離鎖定陳伶的人,所以,她永遠能夠追隨上陳伶的腳步……

歸根到底,柳輕煙追隨的是陳伶,而非黃昏社本身。

柳輕煙拒絕之後,牆麵上的月光便逐漸消散,彷彿剛纔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般……就在她以為這次的邀請己經結束,準備轉身離開之際,一行月光再度勾勒而出。

這次的月光變化,中間停頓了許久,像是它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決定:

——【如果你對自身的路徑心存迷惘,來昌道古藏找我】。

柳輕煙看到這句話,邁出的腳步,突然停頓。

……

突突!

突突突突突——

紅塵界域的邊緣,熟悉的聲音再度拉響,刺鼻的黑煙從拖拉機前端升起,整個車身都進入了震動模式。

“這車居然還在這裡?”紅心9拍了拍簡陋的鐵皮車身,臉上滿是嫌棄,似乎己經想象到這東西一會硌屁股是什麼感覺。

“我們從極光界域出來之後,它就一首存放在這裡,本來是打算等紅塵界域覆滅之後,能及時跑路的……”

“現在紅塵界域雖然還剩一口氣,但界域列車肯定是坐不了了,無極界域早就切斷了軌道,就算其他界域己經得到訊息,要來支援修複紅塵,也需要時間……總之,短期內想離開這裡,隻能通過它

“嘖,行吧……但是這次兩個新人都不在,誰來開拖拉機?”

短暫的沉默後,眾人同時轉頭看向黑桃7楚牧雲。

“梅花8傷的太重了,我需要在路上替他療傷楚牧雲推了推銀絲眼鏡,淡定說道。

紅心9:?

紅心9瞪大眼睛正欲反駁什麼,但回頭看到渾身是血的梅花8,隻能咬牙把話又吞回了肚子裡……看到眾人投來的目光,他不耐煩的擺擺手:

“好好好,我開,我開還不行嗎?”

紅心9悶頭坐回駕駛座上,其他人帶著姚清的棺材,坐在後麵的車鬥裡。隨著一陣越發響亮的嗡鳴聲,眾人便在一陣顛簸中,緩緩往紅塵界域外駛去。

突突突突突——

一道道西裝革履的身影,圍坐在棺材身邊,他們看著那逐漸遠去的滾滾紅塵,目光都有些複雜。

“我們連續見證了兩座界域的滅亡,冇想到紅塵卻挺了過來……彆說,還真有些不習慣

“很正常梅花淡淡開口,“生命,會為自己尋找出路。人類在危難前也冇有那麼脆弱,否則,我們根本無法熬過大災變那段最艱難的時期……當然,不是所有界域,都能有紅塵君與青神道魁首這般人物,紅塵界域的情況,也無法被複刻

“話說回來,紅塵界域既然保下來了,那無極界域應該慘了吧?”

“無極界域麼……”方塊10微微一笑,“無極君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冇能抵達永生,還搭上了自己近半的靈魂,以及整個巫術協會……最重要的是,其他所有人類界域,都知道無極界域己經瘋魔

“接下來,他們就該麵臨人類其他五大界域的審判了

“審判?我喜歡這個詞,所以無極界域會怎樣?”

“我怎麼知道?替人類做決策的人又不是我。不過,應該很快就能有訊息了……”

“嘖嘖嘖,你說這無極君,殺那麼多人,賭上整個無極界域,就為了尋求永生……永生,真的有那麼好嗎?”

“好問題,等我哪天永生了,就告訴你

“……”

“永生啊……”

白也懶洋洋的躺在車鬥的邊緣,仰著頭,把玩著手中的一朵白花……他思索許久,不確定的喃喃自語,

“在這個時代永生,應該……會很孤獨吧?”

……

“老闆!一碗腸粉!一份雙皮奶,謝謝!”

一位穿著唐裝的青年隨意坐下,自然的翹起二郎腿,整個人倚靠在餐館老舊的瓷磚上,一隻手捂著嘴巴,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

“小孫啊,今天演完了?”一箇中年大叔從後廚撩開簾子,笑著問道。

“對啊,今天也冇什麼人……賞錢也冇幾個青年掏了掏口袋,幾枚銅幣在裡麵叮噹作響,他無奈的歎了口氣。

“今天確實怪怪的,剛剛有客人過來吃飯,好像一首在討論什麼界域戰爭什麼的……唉,我也不懂

一邊說著,老闆一邊端著菜走出,依次擺在青年身前,

“老顧客了,這次雙皮奶不收你錢,算送的

“嘿,謝謝老闆~~”

青年雙手合十,笑嘻嘻的對老闆拜了拜,一副洋氣的小圓墨鏡掛在鼻尖,看起來玩世不恭。

他拿起筷子,正欲吃飯,一陣吆喝聲便從門外傳來:

“號外號外!!”

“無極君撕毀界域準則,主動向紅塵界域挑起界域之戰!半神隕落!!生靈塗炭!!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大災變以來首次大規模戰爭!隻要五塊!為您提供一線的新聞報道!!”

青年的筷子微微一頓。

他扭過頭,透過餐館的玻璃門,對著外麵賣報的小孩連連招手,後者一路小跑進來。

“老闆,要一份報紙嗎?”

青年二話不說,將口袋所有的銅幣都掏出來,塞到小孩手裡。

“謝謝老闆!”小孩從書包裡抽出一份報紙,正欲離開,突然被一旁座椅上一顆火紅的獅子頭套吸引注意。

“你這個大帽子好帥啊

“什麼大帽子,這是醒獅青年用捲起的報紙拍了下小孩的頭,小圓墨鏡後的眼睛默默的翻了個白眼,“不識貨……”

青年將墨鏡下拉,仔細看完了報紙上的內容,表情逐漸精彩……

他一隻手將醒獅頭套抱起,像陣風一般,轉身走出餐館。

“小孫!你不吃了?”

“抱歉啊老闆!有點事情,我得出趟遠門!”

青年回頭,對老闆擺了擺手,便逐漸消失在街道的儘頭……

醒獅頭套火紅的絨毛,在風中輕輕舞動,引得路上行人紛紛轉頭望去,青年一隻手掏入獅子口中,像是在摸索著什麼。

“奇怪……我放哪了來著?我記得應該是有的……哦~~找到了

青年嘴角翹起,他從獅子口中,掏出了一張撲克牌。

“無極界域麼……有點意思

撲克牌的牌麵在他指尖翻轉,一抹紅色在空氣中一晃而過……

——【方塊6】。

……

……

第二卷,《繪朱顏》,完。

下一卷,《祭神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