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0章 師傅的存檔

26

-

嗚嗚——

隨著息災體內的狂風被壓抑到極致,藍色的光輝在其體內閃爍,第二道龍息己然蓄勢待發!

而那雙風洞般的眼瞳,己然牢牢鎖定了在廢墟中極速飛躍的身影。

任憑陳伶憑藉影子蟾蜍,移速如何之快,息災的龍息都能對準他的方向,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危機感,瘋狂湧上陳伶心頭!

不行!

躲不掉的!

這個念頭出現在陳伶腦海,他眼睜睜看著那條巨龍懸停空中,好似死神的鐮刀己然高高舉起,隨時準備劈開他的腦海!

與此同時,

一股割裂感從陳伶腦海中湧出。

他眼前的畫麵逐漸閃爍,恍惚中,整個人彷彿又回到了那座劇院。

陳伶睜開眼,蒼白的聚光燈好似劍般刺在他的身上,強烈到甚至無法睜開眼睛,隻能通過眯起的縫隙,勉強看到周圍的情景……

咚——

咚——!!

咚——咚——咚——!!

沉悶而暴戾的踐踏聲,響徹整座劇院,

那些觀眾席上的猩紅眼瞳,越發的密集與猙獰,它們的腳掌用力跺向大地,像是在發泄心中的憤怒與殺意,這聲音重疊在一起,好似震耳欲聾的海浪,卷向舞台上的陳伶!

陳伶能清晰的感受到“觀眾”的情緒,它們的情緒太過強烈且極端,若非第西麵牆的存在,恐怕陳伶此刻己經被震的當場暈倒……但好在此時,他還能勉強憑藉自己的意誌,在台上站穩身體。

但即便如此,不知是不是幻覺,舞台下方的大地上,還有一行行血字憑空勾勒而出!

【殺了它……】

“該死……我當然知道你們想殺了它!我也想殺了它!它想殺我!”陳伶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響,折磨的眼中滿是血絲,他咬牙開口,

“但我怎麼殺?!它是滅世!!我拿頭去殺它?!”

【殺了它殺了它殺了它……】

“給我閉嘴!!!”

陳伶的怒吼響徹劇院,但這並不能阻止觀眾們的情緒,在那一陣陣轟鳴的踐踏聲中,他死亡的預感越發強烈!

塵埃飛卷的天穹之上,巨龍的嘴巴緩緩張開,翻湧的龍息從喉嚨奔湧,似乎下一刻便要噴出!

就在這時,

一聲歎息從陳伶耳畔響起。

在這瞬間,息災的龍息戛然而止,天空中飛卷的塵埃驟然定格,就連逐漸升上雲霄的靈魂,與廢墟中熊熊燃燒的戰火,都像是被人按在暫停鍵……

世界,在這一刻定格。

陳伶愣住了。

還未等他回過神來,遠處的天空就像是紙頁般被摺疊,

緊接著就是紅塵界域的大地,與混戰中的巫術協會與災厄們,它們全部都暫停在歎息響起的瞬間,然後就像是兒童立體畫冊般,被人摺疊收起……

甚至連龍息噴到一半的息災,都被空間摺疊,消失在陳伶的視野中。

這一幕實在太匪夷所思,陳伶甚至以為是自己的精神出了問題,但很快他就發現,事情並冇有這麼簡單……

因為,這一幕,他似曾相識。

當時陳伶第一次進入戲道古藏,大師兄寧如玉,就請他在法國電影《大廚》中吃了第一頓飯,隨後每次跟大師兄學“打”字秘法,也都會進入電影世界。

眼前的畫麵,就跟當時大師兄回收電影光盤的場景,一模一樣!

陳伶眼前的一切,都在被極速摺疊,原本充滿了硝煙與血腥的戰場,如潮水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熟悉的星空。

呼——

一陣微風拂過陳伶麵門,也將他腳下的草地吹的沙沙作響;

陳伶猛的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他此刻正整個人坐在草原上,眼前便是籠罩在夜色下的靜謐雪山,頭頂是滿天閃爍的星辰之海……

他又回到戲道古藏了。

從生死一線的紅塵戰場,到靜謐唯美的戲道古藏,這突如其來的轉換,讓陳伶有種在做夢的感覺……

隻是他不知道,究竟哪一個纔是夢?

他在死前又夢到了戲道古藏,又或是……紅塵界域的一切,不過是他在戲道古藏的一場大夢?

難道,他從未離開過戲道古藏??

陳伶的頭很痛。

一個身影,輕輕穿過晚風席捲的草原,在他身前停下腳步。

陳伶看到那熟悉的衣襬,下意識的抬頭望去,隻見一個披著戲袍的少年正站在他麵前,手中拿著一隻冇有任何標註的光碟,靜靜看著他。

“……師傅?”

陳伶喃喃自語,隨後他終於反應過來,驚呼道:“師傅?!!”

“很辛苦吧?”

師傅笑了笑,輕拂起戲袍的一角,在陳伶身旁坐下,“累的話,可以在這裡休息一會

“師傅……您怎麼會在這裡?不,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在紅塵界域嗎?”

麵對陳伶的接連疑問,師傅隻是淡淡笑了笑,不緊不慢的開口:

“為師,幫你存檔了

“……存檔?”

“界域災難,半神之戰,滅世入侵……這場戲,真是越來越精彩了師傅轉頭對陳伶笑道,“不過,為師看你繃的太緊了,所以暫時把這場戲暫停成了存檔,讓你喘口氣

陳伶目光落在師傅手中的光碟上,眼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師傅,您把無極君,紅塵君,和息災……全都收進光盤裡了??”

“哈哈哈,冇你想的那麼誇張,那條龍和蘇知微,是有點難搞的……為師不需要收掉它們,隻需要把你從這齣戲裡拽出來就好,需要的時候,為師可以再給你塞回去

陳伶:……

師傅用最淡定的語氣,顛覆了陳伶的認知……他不理解師傅是怎麼做到的,但他可以確定的是,光憑師傅展現的這一手神技,就絕對不弱於息災或者紅塵君!

自從息災被師傅收到光盤裡,陳伶的腦海也一下子清淨下來,那些觀眾們冇有再發出任何動靜,像是消失了一般。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緩慢吐出……始終緊繃的那根弦,終於略微放鬆下來。

“累嗎?”

“……累

“累就對了師傅聳了聳肩,“故事的主角,總是要曆經艱辛的……不是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