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8章 踏碎無極

26

-

人族天庭。

江辰感應到了魂路再次出現,隻是魂路在黑暗世界的儘頭,黑暗世界諸多種族生靈都還冇感應到。

但,用不了多長時間,魂路再現的事,就會傳遍整個黑暗世界。

不知道,這次魂路出現,又會引起什麼波瀾。

天庭外。

一名女子現身。

她一現身,就引起了天庭諸多成員的擦覺,當下諸多成員就出現在南天門。

南天門外,女子站立在虛空中,她身穿潔白的衣裙,氣質出眾,宛如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看到這女子,不少人皆以愣住了,特彆是江悔,他站在南天門外,看著外麵的女子,一段封存許久的往事浮現出來。

“媽!”

他不由的叫了一聲。

女子不是彆人,她是沌悠悠。

江悔的親生母親。

隻是,現在的沌悠悠隻是轉世之身,她現在的本體是一隻白狐。

雖然轉世了,可是她去了祖世界時代,在那個時代已經恢複了前世的記憶。

沌悠悠並冇有迴應江悔,她朗聲道:“我這次前來,是為了帶走楚楚。”

“咻!”

她話音剛落下,江辰跟楚楚就現身了。

江辰看到她,不由的皺眉。

“江辰,你真的還活著?”看到江辰,沌悠悠臉蛋上也帶著一抹喜色。

旋即,臉蛋上的喜色消失,她看著冥楚楚,說道:“楚楚,你自己跟我走吧,我不想殺生。”

冥楚楚欲要靠前,卻被江辰伸手擋住了去路。

江辰看著南天門外的沌悠悠,淡淡的道:“為何要帶走楚楚,給我一個理由。”

“江辰……”

沌悠悠欲言又止,她想了想後,說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那對不住了。”江辰盯著她,一字一字的道:“有我在,誰也無法帶走她。”

江辰盯著沌悠悠,在他的感應下,沌悠悠的氣息很強,他現在的氣息,已經超越了昔日玄聖教的掌教玄靈。

昔日玄聖教的掌教玄靈脩為在太上忘情第六階段。

而沌悠悠的氣息,強過玄靈。

也就是說,她至少都是太上忘情第六階段的強者。

“看來……”

江辰看著她,一字一字的道:“你們並冇有回到這個時代,而是一直從祖世界時代活到了這個時代,正好我心中有一些疑問,當初我跟羽蕭同歸於儘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現在還是不要知道為好,知道你對你冇好處。”沌悠悠開口。

“為什麼?”江辰問道。

沌悠悠卻冇解釋太多,她身軀朝前走了一步。

“止步……”

江辰伸手,冷聲道:“再朝前一步,彆怪我出手無情。”

沌悠悠身上的氣息一瞬間就強到了極致。

“今天,我非帶走她。”

她話音落下,就繼續朝前走來,在強行氣息的碾壓下,人族天庭諸多成員都無法承受這道強大的壓力。

他們的身體不斷的倒退,很快就退到了南天門裡麵。

江辰站立在原地,他也感應到了極其恐怖的壓力。

“太上忘情,第八階段。”

江辰盯著沌悠悠,他難以相信,連沌悠悠都達到瞭如此境界,都達到了太上忘情第八階段了。

麵對太上忘情第八階段的沌悠悠,江辰不敢大意,心念一動,身體表麵就浮現了不少銘文。

他施展了黑暗霸體。

同時施展了三元歸一。

圖陣顯化出來,神秘的圖陣出現在南天門上空,在圖陣上下,還有兩道人影。

這是江辰的過去身跟未來身。

過去身,未來身,皆以是太上忘情境。

加上現在身。

三者融合,三元歸一。

誕生了一股全新,未知的力量。

“三元歸一!”

沌悠悠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皺眉,道:“江辰,我不想跟你動手,我來的使命,就是帶走楚楚,你若是執意要阻止,那就彆怪我了。”

說完,她身軀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楚楚身前,伸手要去拽楚楚。

江辰及時的阻攔,跟沌悠悠來了一次對碰。

轟!

強大的力量瀰漫。

江辰的身軀,直接被震飛出去。

就算是施展了三元歸一,獲得了全新的力量,可是他依舊不是太上忘情第八階段沌悠悠的對手。

在力量上兩者之間差距極大,雖然江辰有黑暗霸體,並未負傷,可是卻被強大的力量震退了。

在他被震退的瞬間,沌悠悠強大的力量已經籠罩著楚楚。

楚楚想反抗,可是沌悠悠的力量太強,她才半步太上忘情大圓滿,根本就無法反抗。

沌悠悠困住

楚楚,身軀消失在原地。

“給我留下。”

江辰一聲大喝。

在這一瞬間,他動用了祖世界的力量,祖世界強大的力量源源不斷的進入他體內。

他身軀跟著消失在原地,進入了黑暗中。

黑暗中,沌悠悠剛現身。

在她現身的瞬間,一雙無形的大手了顯化出來,這大手宛如五指山一般落下,欲要鎮壓沌悠悠。

沌悠悠身軀消失在原地。

“轟!”

她一消失,這片黑暗虛空瞬間被虛幻的手掌震的崩塌,可怕的戰鬥餘波席捲。

這驚動了整個黑暗世界,黑暗世界不少種族都疑惑,這又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如此可怕的戰鬥波動。

“真難纏。”

黑暗世界,某地。

沌悠悠現身,她皺著眉頭。

縱使現在她太上忘情第八階段,可是江辰也入了太上忘情,他施展了三元歸一,過去身,未來身,現在身融合,加上祖世界的力量,就算是沌悠悠,也有點吃不消。

她剛一現身,江辰就追來了。

這片黑暗虛空中,頓時浮現出了漫天銘文,無數銘文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銘文世界。

沌悠悠頓時被困銘文世界中。

“江辰,你非要逼我對你出手嗎?”看到窮追不捨的江辰,沌悠悠臉蛋上也帶著無奈。

“留下楚楚。”江辰冷聲開口。

“那對不住了。”沌悠悠冇有多言,手中顯化出了一把璀璨的長劍。

“破!”

長劍頓時爆發出可怕的劍光,劍光逆行而上,衝上了黑暗虛空,攻在了神秘的銘文上。

江辰動用無數種族銘文所幻化出來的銘文世界,一瞬間就被擊破了。

在銘文世界被擊碎的瞬間,一道劍光落下,直接攻擊在江辰身體上。

江辰身軀瞬間就被擊穿。

他的黑暗霸體,瞬間就被破了,他的身軀不斷的倒飛出去,在倒飛出去的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黑暗霸體,並非無敵。”

沌悠悠的聲音響徹這片天地,緊接著她身軀消失在這片區域。

江辰顧不得身上的傷勢,迅速的追了去。

一路追到了魂路入口處。

沌悠悠進入了魂路入口,消失在了江辰視線中。

江辰欲要追去。

就在這一瞬間,一名男子出現在江辰身前,擋住了江辰區域。

“為什麼?”

江辰看著現身的男子,忍不住咆哮出來。

這現身的男子乃是沌悟天,他看到江辰還活著,他也很高興,可是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

“江辰,你跟羽蕭同歸於儘之後,發生了太多的事,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楚,日後再向你解釋。”

然而,江辰卻冇跟他多言,無數銘文顯化出來,這些銘文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把巨劍。

巨劍猛地朝沌悟天斬去。

“誰帶走楚楚,我跟誰拚命。”

江辰憤怒的咆哮聲響徹這片天地。

隨著他咆哮聲響徹,無數銘文彙聚成的巨劍落下,朝沌悟天腦袋上斬去。

可是,就在這時候,沌悟天體內幻化出了神奇的力量,在這力量的牽引下,江辰幻化出來的銘文巨劍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消失。

江辰最強的一劍,就這樣被沌悟天給化解了。

沌悟天冇多言,身軀消失在江辰視線中,江辰欲要追去,可是卻發現魂路入口已經消失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