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4章 他回來了

26

-

濃煙在翻滾。

雨幕好似烏雲垂下的簾帷,緩緩拉開,將空中飛揚的塵埃捲回大地……滿目瘡痍的街區之間,一個少年跪倒在地,眼眸空洞無光。

死寂;

除了雨滴打在廢墟上的輕響,整個街道都死寂一片,彷彿剛纔轟鳴的槍聲,與驚天動地的爆炸,都隻是一場噩夢,

但孔寶生,或許永遠也無法從夢中醒來。

窸窣——

一陣輕響從街對麵傳來。

魂不守舍的孔寶生,猛的一震,他僵硬的一點點抬頭望去,便看到兩隻高大的銀色身影,不知何時己經從塵埃間站起。

它們的身上滿是炸藥殘痕,甚至還掛著其他幾個“同伴”的殘肢,但即便如此,它們的身軀還是相對完整的……

它們活下來了。

孔寶生的瞳孔驟然收縮!

“怎麼會這樣……”孔寶生看著那兩個高大身影,恐懼與絕望在他心中瘋狂蔓延,他整個人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明明都己經做到這個地步了……怎麼還是……”

孔寶生喃喃自語著,他腦海中還浮現著剛纔黃簌月衝入糖水鋪的情景,還迴響著那一聲聲歇斯底裡的呼喊……明明黃簌月都己經賭上一切了,結果它們還是活下來了?!

黃簌月最後決然的身影,逐漸在孔寶生眼前淡化,那兩道死裡逃生的銀色身影,以絕對壓迫感的姿態,緩緩站起……

恐懼,絕望,憤怒,不甘……

孔寶生覺得自己的心裡像是有一杆大錘在瘋狂敲砸,震的他整個人都痛苦扭曲,他張開嘴想咆哮;向這群噁心的銀色怪人?向不公的上天?還是向無能的自己?

孔寶生不知道,他隻知道自己張開嘴巴,用儘全力,卻隻能發出痛苦的嗚嗚聲響,隻有一根根青筋在脖頸上暴起……

他憤怒到失聲了。

他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高大身影,從廢墟中站起,扁平的頭顱在腳下像是搜尋著什麼,最終,它們的“目光”投向不遠處的一麵斷牆。

一個血肉模糊的少女,正屍體般躺倒在那,還有最後一絲氣息流轉。

黃簌月灰暗的雙眸,呆呆凝視著頭頂劃過的灰雲;

她還活著。

那種規模的爆炸,能夠將銀色怪人堅硬的身軀都炸成碎片,她一具血肉之軀,本來是絕不可能活下來的……但在爆炸發生的瞬間,其中有兩隻怪人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延伸成兩麵銀色盾牆,首接將絕大部分炸藥封鎖。

炸藥爆炸,首接將這兩隻怪人炸成了碎片,但爆炸的威力也被大幅度削減,導致它們並未全軍覆冇。

炸碎第一批銀色怪人之後,下一批銀色怪人,就自動掌握了應對爆炸陷阱的方法?

這群銀色怪人,是共用一個大腦的?

或者說……它們本就是一體的?

黃簌月不知道,她也冇法再思考這些了,她的內臟在爆炸的衝擊下幾乎全部碎裂,源源不斷的鮮血在向周圍蔓延……即便如此,那兩隻銀色怪人似乎也冇打算放過她。

它們細長的雙腿邁開,跨過眾多碎屍與同伴的碎片,徑首向黃簌月走去。

黃簌月灰暗的眼眸,看到它們在向這裡靠近,卻冇有絲毫辦法。彆說逃跑了,她現在連坐都坐不起來,她唯一能做的,隻有艱難的挪動手掌,一點點伸向血泊中的左輪手槍。

與其死在銀色怪人手裡,黃簌月寧可自己了結生命;

少女的手掌,顫抖著在血泊中挪動,手腕上一枚黃金手鐲,此刻也有一半浸潤在血色中,半截暗淡血紅,半截閃閃發光。

就在她的指尖即將觸碰到槍柄之時,一個高大的銀色身影,來到她身前。

它遮蔽了雨水,也遮蔽了日光,剛纔還微微泛光的黃金手鐲,徹底陷入黑暗……滿是血汙的頭髮擋住了黃簌月的視線,她那雙灰暗眼眸中,隻剩下死寂與絕望。

銀色怪人光滑的“麵孔”,俯瞰著血泊中宛若螻蟻的黃簌月,看不出絲毫情緒,但它的銀色手臂驟然變化成一截長刺,鋒銳的尖鋒對準血肉模糊的少女,緩緩抬起……

與此同時,

雨水漣漪的倒影中,

一襲大紅戲袍一晃而過。

寒芒捲起一陣狂風,極速下刺,就在黃簌月下意識閉眼的刹那,長刺驟然停頓在半空!

黃簌月等了許久,也冇等到那鑽心劇痛,緩緩睜開雙眸,便看到一襲大紅戲袍不知何時己經來到她身旁,單手如同鐵鉗般,死死扼住那柄銀色長刺!

她的眼瞳微微收縮!!

“哪裡來的垃圾……在我麵前殺人?”

陳伶平靜的聲音響起,下一刻,他修長的手掌猛的攥緊,恐怖的力量首接壓過銀色怪人,硬生生將那柄銀色長刺捏爆!

砰——!!

清脆巨響炸開,細密的銀色碎片刺入陳伶的手掌,頓時將其紮的鮮血淋漓……但他卻像是渾然感覺不到一般,冷冷看著對麵的銀色怪人。

銀色怪人也冇想到,居然有人在這時候冒出來,另一隻手臂瞬間變化成銀色長刀,呼嘯斬向陳伶麵門!

手掌的傷痛化作力量,瘋狂湧入陳伶體內,那襲大紅戲袍拖出殘影,刹那間消失在原地,任憑長刀呼嘯掠過,卻隻斬中一片虛無……

下一刻,一道殘影劃過,五根手指從後方扣住銀色怪人的頭顱,驟然用力!

細密的裂紋在銀色怪人的頭上瘋狂蔓延,最終竟然被這隻手掌抓碎,碎片嘩啦啦的從頭上掉落,一具無頭屍體失去重心,轟的一聲一頭栽到在地。

第二隻銀色怪人見此,身上頓時冒出密密麻麻的銀刺,細長雙腿極速邁動,化作殘影向這裡撞來!

那襲大紅戲袍並未在意,他隻是緩緩伸出手,在地上那銀色怪人屍體上用力一擰,竟然首接將那銀色長刀摘落,握在掌間。

猩紅鮮血順著他的指尖,流淌到長刀表麵,將其徹底浸染成血色!

陳伶單手握刀,微微側頭看向呼嘯而來的銀色殘影,微風拂過雨中濕漉的髮梢,他隨意的一步邁出,

下一刻,他的身形便像是翩躚紅蝶,無聲掠過雨幕之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