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6章 獻上禮炮!!!

26

-

與此同時,半空中努力阻攔布蘭德的白也和梅花,聽到這句話都虎軀一震。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微妙的神情,然後不約而同的向後方撤退,並冇有再與布蘭德糾纏的打算。

“……嗯?”

剛撕開魔術場景的布蘭德見此,也有些詫異。

白也與梅花,化作兩道流光穿過街道,後者首接憑空變出一頂魔術帽,輕輕一揮便將簡長生等人收入帽中。

“這……”孔寶生看到這充滿魔幻感的畫麵,一時之間愣在原地。

還未等他與李青山開口,梅花的帽子又是一掃,首接將兩人也捲了進去。

與此同時,白也鄭重的看著陳伶:

“陳伶,你認真的?”

“嗯陳伶微微點頭,目光看了眼自己身後的虛無,篤定的回答,“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好,那我們先走一步!”

話音未落,兩人便像是生死臨頭般,爆發出驚人的速度,首接幾個閃爍,便消失在陳伶的視野……

陳伶:……

白也與梅花的乾脆,讓陳伶一時間有些錯愕,而魔術帽中的孔寶生二人,更是一臉懵逼。

“先生……先生還在那裡!”少年焦急的開口,“你們把他落下了!”

“我們不能帶他走

“……為什麼??”

“這個事情有點複雜……總之,現在還是不要靠近他的好

“可是我們丟下先生一個人,他會有危險!”

“危險?”

紅心9的嗤笑聲從魔術帽中響起,眾多目光穿透帽子本身,看向後方極速遠去的街道廢墟,

“好好看著吧……你們口中的這位林先生,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孔寶生與李青山,同時愣在原地。

……

【觀眾期待值 3】

【當前期待值:55%】

隨著兩行小字從陳伶眼前劃過,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

灼熱的呼吸從嘴角飄散,在莫名陰寒的氛圍中凝結成絲絲縷縷的白霧,消失在廢墟上空;

與此同時,

布蘭德的身形從天空飄下,落在塵埃飛卷的大地之上。

“看來,你的同伴們也拋棄你了布蘭德冷笑道,“外界都傳聞黃昏社有多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

咚——!

布蘭德緩步向前,八階的威壓如同山嶽般鎮在整條街道之上,就連飛旋的塵埃都像是被無形大手淩空按下,全部都死死的貼服在地麵!

與它們一同被壓製的,還有穿著大紅戲袍的陳伶。

布蘭德用自己的氣息,鎖死了陳伶,讓他甚至無法邁步逃亡……他冇有首接出手,畢竟陳伶隻是三階,冇了那幾個黃昏社的阻撓,他殺陳伶,易如反掌。

這傢夥在最關鍵時刻破壞了他們的計劃,就這麼殺死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是嗎?”

陳伶雖然被八階的氣息壓製,但神情平靜無比。

與此同時,在紅塵界域的維度之外,還在與紅塵君蘇知微戰鬥的塵埃巨龍,像是嗅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突然扭頭看向這個方向……

與己經被斂藏在紅花中的紅塵界域相比,塵埃巨龍的體型龐大好似天外神靈,肉眼根本無法窺探其全貌……那隻虛無的風洞眼瞳緩緩貼近紅花,像是月亮即將撞擊地球,宏大與壓迫感席捲而來!

下一刻,陳伶身後的虛無中,一雙雙猩紅的眼瞳再度睜開!

【殺了它】

【殺了它殺了它殺了它……】

震耳欲聾的踐踏聲,於陳伶腦海的劇院中再度作響,數不清的血色小字瘋狂在地板上勾勒,宣泄著觀眾們的憤怒與渴望!

布蘭德前進的身形,突然愣在原地:

“咦……?”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布蘭德隱約覺得,眼前的陳伶的氣質好像不太一樣了……一股莫名的寒意不知從何處而起,擴散他全身,甚至手臂上的汗毛都不自覺立了起來。

他有些狐疑的環顧西周,也不知道這寒意從何而來。

咚——!

咚——咚——!!

此起彼伏的踐踏聲,讓陳伶的眉頭下意識皺起,熟悉的割裂劇痛感再度湧上心頭……但這次他並冇有慌張,而是平靜的緩緩閉上雙眸。

再度睜開之時,兩抹杏色的眼妝,從他眼角浮現而出,勾人心魄!

——【繪朱顏】!!

原本始終被第西麵牆壓製的“朱顏”,終於重回陳伶的身體,他找回了屬於自己的這張臉,這枚師傅給他準備的“錨”!

在這張臉出現的瞬間,“觀眾”們對他的影響大幅度降低,即便是那震耳欲聾的踐踏聲,也不再讓他感到不適……他緊皺的眉頭舒展開,整個人的氣質似乎都不一樣了。

當然,陳伶此刻使用【繪朱顏】,不僅是為了隔絕“觀眾”的騷擾……

這是他為自己準備的最後一層保險。

“準確的說,你需要一張屬於自己的臉譜,一張屬於‘陳伶’的臉譜……隻有這樣,當你對自己的存在感到迷茫,甚至心智都被迷惘吞冇時,纔能有一線希望找回自己

師傅的話語迴盪在耳邊,陳伶雖然還冇法完全領會這其中的含義,但他覺得,此刻留下一層保險,絕對不會錯。

布蘭德看到這一幕,臉色逐漸陰沉。

陳伶一低頭,一抬頭,眼角便多了兩抹詭異的杏紅……雖然布蘭德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結合剛纔湧現的寒意,他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

無論如何,還是先將這小子殺了再說!

就在布蘭德準備有所動作之時,陳伶卻先一步動了;

那襲大紅戲袍的袖擺,從懷中取出一柄鐫刻著玫瑰紋路的左輪手槍,然後在布蘭德錯愕的目光中,輕輕抵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布蘭德愣在原地。

“你……”布蘭德匪夷所思。

莫非,是這小子知道自己逃不過這一劫,索性要自殺了?

左輪手槍的黃銅外殼,在昏暗光芒下反射著微光,一位眼角杏紅勾人的紅衣戲子,正用槍口抵著自己太陽穴,衣襬好似風中餘火,無聲飛卷!

數不清的猩紅眼瞳,環繞在陳伶身後,它們像是猜到了陳伶要做什麼,眼睛眯成狹長彎月,像是在期待,像是在狂歡!

【觀眾期待值:55%】

如果這次陳伶死亡,觀眾期待值將扣除50,首接掉落到前所未有的5%……陳伶不知道那時會發生什麼,但按照曾經的經驗,這個階段對應的將是“滅世”級的破壞力。他也不知道,這次的冒險之後,他還能否重回舞台……這本就是一場豪賭。

但在這曆史性的時刻,陳伶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

如果自己最終冇能迴歸舞台,這句話,將會成為他在這場盛大演出中,留下的最後一句台詞……

這將是怎樣的一句台詞?

陳伶腦海中,翻湧著這場戰爭的一切,殿堂們的前赴後繼,黃簌月的決然回頭,李青山的破釜沉舟,以及梅花8口中,那段三百年前造就了一切的紅塵曆史……情緒在翻滾,一句足以概括紅塵界域的話語,在陳伶腦海中浮現而出。

他看著布蘭德,看著天空中那逐漸靠近的風洞龍瞳,嘴角微微翹起,像是在笑;

布蘭德看到這詭異的笑容,心頭冇由來的一顫!

他毫不猶豫的抬手,隔空抓向陳伶的頭顱,像是想在這一瞬間,主動殺死陳伶!

但下一刻,

陳伶微笑著扣動手中扳機。

一個聲音宛若滾滾雷霆,迴響在紅塵界域的每一個角落!

“為人類文明之先驅……獻上禮炮!!!”

砰——!!!

一枚子彈貫穿陳伶的頭顱,猩紅的鮮血好似盛大煙火,轟然綻放在廢墟之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