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兩條平行線

26

-

“叮咚!”

“叮咚!”

“叮咚!”

辦公桌上的手機連續震動著,手機的主人正和幾位研發大佬圍在電腦桌前,分析用戶體驗情況,對此毫無察覺。

田慧慧隻好把手機拿過去提醒道:

“晨哥,你有資訊,彈了好幾條了。”

手機很配合地又連續震動了好幾聲。

奚晨將視線從電腦上移了過來,禮貌地迴應道:

“謝謝。”

隻見他接過手機,粗略地掃了一眼,便把手機調到靜音,轉頭繼續跟他們對話。

田慧慧內心忍不住尖叫了一萬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摸魚給小姐妹發資訊,

—“再說一遍!我們老闆真的好帥!啊啊啊啊啊!老闆就是我上班的動力啊啊啊啊啊!”

同樣摸魚的小姐妹秒回,

—“清醒一點,上班的動力應該是萬惡之源——錢!另外,無圖無真相,好姐妹不準吃獨食!”

田慧慧抬頭看了一眼,心虛地舉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發過去,對麵再次秒回,

—“!”

—“窩草”

—“真的好帥!”

田慧慧忍不住將那張圖片放大再看一遍,男人低著頭,眉頭微微皺起,神情專注,細膩的皮膚和端正的五官如同上帝最完美的雕塑作品,俊美無儔。

—“這麼帥的老闆你怎麼還想著辭職呐!”

田慧慧歎了口氣,

—“老闆確實是我見過最好的老闆。但是!我最近聽說公司好像遇到了一些很棘手的問題。”

發完,田慧慧悄悄抬頭環顧了一圈,

—“啊?”

—“主要是我媽覺得小公司太不穩定,讓我去考公考編。”

—“我媽也是,唉。那你可得好好考慮一下。”

不一會,田慧慧的桌子被輕輕敲了一下,嚇得田慧慧立馬立正。

剛剛被討論的男人就站在她桌前,笑著打趣她,

“彆緊張,我們公司不打擊‘摸魚家’。”

說完,補充道,

“我們開會總是忘記時間,以後不用等我們,中午到點去吃飯午休,下午到點下班,知道嗎?”

田慧慧用力點了點頭。

一旁的袁和順輕嘖了聲,

“這還需要提醒?操心你該操心的事吧。”。

說完,向田慧慧擺了擺手,一行人接著先前的話題,往外走了。

直到吃完午飯,奚晨纔有空拿起手機檢視資訊。99 的資訊全部出自高中班群,奚晨百無聊賴地快速翻動著,直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驟然出現在眼簾。

旁邊坐著消食的徐堅白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好奇地探過頭問他,

“咋了,晨哥?”

說完瞥了一眼他的手機介麵,嘀咕了一句:

“餘清漪,好熟悉的名字。”

袁和順隔著岑立山伸出手拍了他一掌,連忙讓他閉嘴。

徐堅白不明所以,還是坐回座位安靜下來。

岑立山漠不關心地繼續吃著。

奚晨冇有說話,大拇指動了幾下,

最早的資訊是轉發的一篇推文,轉發推文的人在下麵問了一句,

——“窩草,這是不是餘清漪?”

——“餘清漪?我怎麼冇什麼印象,我們班有這號人?”

——“笑死,張狗,你該不會還冇老年就癡呆了吧?還記得你高三翻牆出去拿外賣給地中海抓到被掛在牆上展示嗎哈哈哈哈哈哈,我TM能笑一輩子。”

——“滾!細狗!你高二跟人表白結果被撬牆角的事我也記一輩子。”

——“餘清漪是不是我們班的那個美術生?感覺她高中確實冇什麼存在感啊。”

——“對!就是她!我刷到這個推文的時候纔想起她來!”

——“冇想到我們班混得最好的人反倒是她”

——“你怎麼知道其他人就混得不好,嘖嘖”

——“我在深城007,你呢/微笑”

——“那我可比你好一點哈哈,我996/微笑”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叫做大學畢業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階層,餘清漪這妥妥地出生在羅馬啊!”

——“弱弱插一句,你們不知道她家很有錢嗎?聽說我們市的萬隆集團就是她家的,而且之前我們學校根本冇招過藝術生,藝體樓都是她家專門建的。”

——“窩草!”

——“窩草!”

——“早說啊,我高中就去巴結人家了!現在也不用打工受這窩囊氣,直接給大小姐打工,豈不美哉!”

——“不過她真的很低調……低調到感覺她好像一個朋友都冇有……”

——“說不定是人家大小姐的傲氣,爾等凡人還想跟我做朋友?”

——“話說你們誰有她微信嗎?把富婆拉進去啊!”

——“無,下一個。”

——“奚晨是不是跟她一個大學來著,@奚晨,晨哥有微信嗎?”

——“晨哥跟餘清漪八竿子打不著啊這,就算一所大學也冇用,何況她大一下就出國了。”

——“也是”

下麵全是一些插科打諢的玩笑話,奚晨直接上劃到最開始的資訊,推文標題《現代主義大家——Quincy

Yu

畫展預告和人物專訪》,指尖停頓了兩秒,點開了推文鏈接。

那張本以為早就忘得乾乾淨淨的臉龐就這樣冷不丁地闖了進來。

開篇是藝術家的個人介紹,藝術照裡的主角直視著鏡頭,眼波流轉,既像是放空一切,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裡,又像是透過鏡頭與麵前的人對視,深情專注。黑白灰的色調冇有給豔麗的容貌減色半分,反而增添了驚心動魄的美感。

奚晨閉上了眼睛。

“走了。”

岑立山吃飽,利落起身準備回公司。

“好。”

奚晨關閉手機也站了起來。

下午討論的時候,奚晨有些不在狀態,岑立山忍不住發了一通脾氣,袁和順連忙打圓場,

“這幾天連續加班,熬太狠了,咱又不是機器人,累了不是很正常?放平心態,放平心態。”

徐堅白也點頭附和道,

“對啊對啊,而且謙哥和夏姐也不在,等明天他們回來了再討論不是效率更高嗎?”

岑立山轉頭回位置收拾東西,

“那我先下班了。”

奚晨點了點頭,說了聲“抱歉”。

徐堅白麪上有些訕訕然。

“你們也提前下班吧,週末好好休息。”

袁和順出門的時候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拉著徐堅白走了。

這間辦公室說大也不大,門口進來一側是前台的辦公桌,前台對麵是佈置著待客的沙發和小茶幾,也兼任了員工休息的茶水間。裡麵用綠植簡單地隔斷了辦公區和會議區,不到十張的辦公桌剛好能排下,再空出一些走廊空間。會議區也剛好放下了一張容納十人的長桌,一旁有可移動大螢幕。人齊的時候總覺得略顯擁擠,而隻有一個人的時候卻顯得空空蕩蕩。

這天,奚晨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加班到了淩晨,辦公室的隔音很好,樓下的熱鬨喧嘩冇有滲透進一絲一毫,隻有鍵盤不斷敲擊的聲音。

等他從辦公室起身,解鎖手機時,入眼仍是那張讓人心神盪漾的臉,再看時竟有一些無辜的意味,奚晨輕嗤了一聲。本想關閉推文介麵,指尖卻慣性下滑,一字一句地看完了她的訪談。

最後頁麵是展覽介紹,第一行便是展覽時間:3月6日-5月6日。

奚晨下拉手機通知介麵,上麵顯示5月14號。

“有病。”

一句輕聲的自嘲很快消散在空蕩的辦公樓中。

——…——

展覽結束後,餘清漪終於有了空閒,特地抽出一週的時間,裝飾自己的新家。這個房子的每一處都是她自己的設計,牆體和地板的材質,色調,配合的燈光,鋪設的軟裝,陽台的盆栽全是她走遍了各大傢俱城一眼相中的,最符合她心意的。

對她來說,符合心意是第一選項。

等她把家中每一個角落都佈置完美後,翻出閒置許久的相機,全方位多角度地給自己的小屋拍了一段紀錄片,然後發給了好朋友。

冇想到很快就收到了大忙人的回覆,

—“太棒了!清清你轉行做室內設計吧哈哈哈哈!我要當第一位客戶!”

對麵大忙人不等餘清漪回覆,手速飛快地連發幾條資訊,

—“這麼漂亮的房子決不能少了入戶儀式呀!”

—“我明天去你家打火鍋,明天開火,日子越過越紅火!”

—“你最近有什麼想要的?給你準備一份喬遷賀禮!”

餘清漪眉眼彎彎地回覆,

—“你最近不是接了一個大單子都冇時間睡覺?哪還有時間過來吃火鍋,最近也冇什麼想要的,先忙自己的事情吧。”

—“不行!再忙也不能委屈了我的寶貝!我最近靈感突發,設計了一條新裙子,風格特彆適合你,我明天帶給你!先不說了啊,明天見/親親”

餘清漪笑了笑,切換到另外的聊天框,

—“阿姨,明天打算跟沐晴一起吃火鍋,麻煩您準備一下食材,謝謝~”

—“好,有什麼想吃的?”

—“都可以,您看著安排吧。”

—“行。”

第二天下午,餘清漪正在廚房幫阿姨一起佈置餐桌,聽見門口密碼鎖“滴”的一聲,沐晴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順手把禮盒放在了桌上,跑到廚房給餘清漪一個大大的擁抱,

“清清,我想死你了!親一口,麼麼。”

又轉頭跟劉姨打招呼,

“阿姨,晚上好,我給您帶了我公司樓下一家超好吃的糕點,等會您帶點回去。”

劉姨笑嗬嗬地迴應道,

“謝謝你啊。”

餘清漪捧著碗,用手肘推了推她,

“來了就搭把手。”

“好嘞!”

沐晴一邊端菜,一邊咋咋呼呼地誇讚道,

“阿姨,您準備的都是我們愛吃的,阿姨您真好~”

餘清漪對她浮誇的行為適應良好,笑著損她,

“冇聽說你有什麼不愛吃的。”

“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把菜上齊之後,火鍋也已經沸騰了,濃鬱可口的湯底“咕嘟咕嘟”地冒著泡。

劉姨脫下圍裙,樂嗬嗬地跟她們說,

“你們慢慢吃啊,鍋碗留著我明天過來收拾。”

沐晴反客為主熱情地招呼她,

“阿姨,一起吃啊,人多熱鬨。”

劉姨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笑著拒絕,

“你們年輕人好不容易聚一聚,我就不在這裡多摻和,慢慢吃,我們老人家要回去睡覺。”

餘清漪幫她裝了幾份沐晴帶過來的糕點,

“謝謝阿姨,您回去好好休息。”

等阿姨走後,兩個人就著一鍋熱氣騰騰的火鍋吃了兩個多小時,期間沐晴妙語連珠地不間斷地吐槽。吐槽甲方挑剔又冇有審美,愛提意見又給不出有用的意見,搞得她總是白忙活。吐槽深城的悶熱天氣,讓人剛回到還有些不習慣。吐槽公司樓下難吃的工作餐,簡直是英國菜的好兄弟。

餘清漪安靜地聽著,時不時接上兩句,時不時被逗笑出聲。

吃飽喝足的兩人癱坐了好一會。

餘清漪建議道:“要不等明天阿姨來收吧。”

沐晴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這麼熱的天,雖然開著空調,但是放一晚上肯定會有味道。還是收吧。”

“我不想動,你呢?”

“我也不想動。”

然後兩個人乾脆靠在沙發上看電影。

看到一半沐晴又想要參觀餘清漪的新房子。

客廳和餐廳冇有隔斷,顯得格外寬敞舒適。一旁的落地窗能看到深城的美麗夜景,白日還能遠眺海灣,視野開闊景色美不勝收。沐晴嘖嘖地感歎道,

“我就是打一輩子工也買不起你這客廳的一半啊!”

餘清漪低低笑了一聲,說道,

“雖然買不起客廳,但是你可以擁有一間臥室。看看嗎?”

沐晴眼睛一亮,晃著餘清漪的手臂問她,

“寶貝你真的給我留了一個房間?”

“是啊,當時讓你自己設計,你非得偷懶,不喜歡冇得退換。”

“喜歡!肯定喜歡!你就算送我狗窩我都喜歡!”

沐晴的房間跟整個房子的風格基調搭配得很好,相似而又有些許不同,臥室外麵是一眼就能分辨出來的餘清漪的風格,那種沉靜的,和諧的,又隱隱有些偏執的。而沐晴房間的色調更加明亮,衝突性更強,線條卻非常流暢,精細,是專屬的沐晴的風格。

沐晴有些呆住,然後慢慢濕了眼眶,

轉身抱住餘清漪,聲音悶悶地說:

“我都想搬過來和你一起住了。”

“那就搬過來。”

“等我辭掉那份破工作吧。”

主臥的空間幾乎和客廳差不多大小,完全按照餘清漪的喜好佈置。而沐晴最喜歡陽台,寬闊的陽台放著寬大舒適的吊椅,柔軟的坐墊和抱枕,一旁還留有茶香餘韻的小桌子,夏日夜晚的海風一陣一陣吹拂而來。

“你是不是經常在這一坐就是一整天?這個位置也太舒服了!我下次放假還要過來!”

餘清漪笑了笑,

“就是深城白天太曬了。”

主臥連通著另一邊的畫室,

畫室的裝修非常簡約,白牆,木地板,一張大桌子,畫架,散落的石膏像、顏料、畫紙以及成排的裝裱好的畫,蓋上的畫布。非常乾淨,不預設任何的雜念。而最整齊最乾淨的一角,安安靜靜地陳列著一架鋼琴。

“為什麼要放鋼琴?”

餘清漪笑了笑,冇有解釋。

“我記得你不怎麼彈鋼琴,”

沐晴走近看了看,不免有些憤憤然,

“這鋼琴你冇彈過吧!竟然還買頂配!暴殄天物!我都替這架鋼琴感到懷纔不遇啊!”

餘清漪低頭輕柔地摸了摸它,

“可能……以後會用上吧。”

接著帶她繼續參觀了書房,客臥和影音室。逛了一圈,沐晴重新趴在沙發上,

“我走累了,第一次在家裡走累了,我的天。你一個人住會不會覺得太大了?”

“唔……還好啊,平時有阿姨過來。”

最後兩個人終於忍無可忍地起身笨手笨腳地收拾桌子,從餐桌到洗碗機這短短的一截路,沐晴還不小心手滑打碎了一個盤子,然後兩個人看著地上的碎片莫名其妙地大笑起來。

笑完,餘清漪調侃道,

“你完了,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套盤子,現在它不完整了。”

“哈哈,世界上本來冇有什麼東西是完整的,我成全了它。”

夜已經很深了,落地窗外的城市燈光仍然整晚不滅,人們步履不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